誰是被害者?!

  • 1
1

這個題材真心不錯!
在撲朔迷離的情節裏尋找一個事件的起頭,也在尋找中看見一個個死者的背後,究竟揹負了怎樣的因由而或毅然或痛苦的走向死亡,了結痛苦的活命與存在……

從一具讓人摸不清原貌的溶屍為起點,一路走到〝遺願命案〞的片面呈現,劇情一直在用片面的故事告訴觀眾:這世上的“命案”不是一定都是眼見為實!許多的命案在查案之餘你還得去了解「為什麼」,否則就會像男主方毅任一樣,永遠也別想找到女兒(答案)。

第一個呈現在我眼前的是游誠皓,他所呈現出來的是跨性別議題;游誠皓說“我明明是女生,可我又是男生……”在性別認知上的錯亂——心理與生理上的衝擊——讓他受盡世人的歧視,也讓他飽嚐同儕間的霸凌!他真正想問的是:難道這是我的錯嗎?!

我對跨性別議題感到小小在意,我很難感同身受於身與心的不協調感者的存在價值錯亂;我總是好奇他們為什麼會認為自己「應該」是怎樣的性別呢?!感覺很像是裝錯容器的靈魂——!?

看著本劇讓我感到憤怒的是:為什麼這些死者兼兇手要這麼配合背後黑手的劇本呢?他們不是個個都真心想走到死亡的道路上的呀——像劉光勇,他明明就被救起來了好嗎……可……卻又被幕後黑手給生生弄死了——他/她們明明還有牽掛在這世上的好嗎……

其實我真正想說的是:在《完成死者遺願》這層糖衣的包裹下,真的有誰是很想去死的?!除了男主方毅任的女兒之外,我不相信真有人想去死——起碼在死前一刻肯定是搖擺不定的吧,這樣不能歸類在求死行列中,因為那樣太不公平——那憑什麼幕後黑手可以斷然取人性命?!

我一直對女主徐海茵,童年時被其生父拐騙去自殺的事耿耿於懷!要我說,一個人要去送死就自己去得了,憑什麼拉著妻小陪葬呢?若家人心甘情願陪你入黃泉也就罷了,偏不是,女主的父親是哄著妻女服用了迷藥昏睡後,再強行將人弄死……這算什麼事呀!?女主的母親其解讀為〝妳父親沒有拋下我們〞,但有沒有問一聲人家要不要捨掉生命呢?小小年紀的女主自然是恨透了生父這樣的行徑,小小心靈所受的創傷可想而知……我也特討厭這種“自以為是”的〝為你好〞思維…….這是有病的節奏,得治!

唉……這樣的題材真心讓人看著心裏沈重……可是,不可否認這樣的題材最容易引起共鳴!
你問我喜歡這齣劇嗎?唔………尚可。我不想做違心論,因為這樣的題材真心對我而言是沈重的……
對你難道不是嗎?!😑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