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文章分享

靜思語400句

Comments off

中英靜思語

09429_BG

中英靜思語
1. Only those who respect themselves have the courage to be humble.
唯有尊重自己的人 ,才能勇於縮小自己
2. We start to slacken the minute we find excuses for ourselves.
人都是在原諒自己的那一分鐘開始懈怠
3. Nothing is impossible with confident, perseverance, and courage
信心、毅力、勇氣,三者具備天下沒有做不成的事
4. To appreciate others is to dignify ourselves.
欣賞他人,即是莊嚴自己
5. If we can reduce our desires, there is nothing really worth getting upset about.
人生若能減低欲望,生活上便沒有什麼值得計較!
6. Realize you are blessed, and cherish these blessings. Then continue to cultivate more blessings.
知福、惜福、再造福
7. Be careful and mindful when dealing with others, but not narrow-minded.
為人處事要小心、細心,但不要「小心眼」﹗
8. To have two good hands but refuse to work is no different than having no hands at all.
雙手健全卻不肯做事的人,等於是沒有手的人
9. Speak good words, have good thoughts, do good deeds, and walk the right path.
口說好話,心想好意,身行好事,腳走好路
10. To willing undergo hardships for the sake of others is compassion.
不辭勞苦的付出,便是「慈悲」
11. In the face of adversity, be grateful, for such opportunities do not come by easily.
碰到逆境時,應心生感激,這是可遇不可求啊﹗
12. When conflict and adversity arise, always preserve a spacious heart.
逆境、是非來臨,心中要持一「寬」字
13. Believe in yourself, but do not be attached to your own point of view.
人應該相信自己,但是不可以執著
14. Practice mindfulness in your daily life. A mind free of wandering thoughts develops inner strength.
把專心變成一種習慣,心不散亂就是定力
15. Remain soft-spoken and forgiving, even when reason is on your side.
裡直要氣和,得理要饒人
16. There is no one on earth I cannot love, trust, and forgiving.
普天之下,沒有我不愛的人,沒有我不信任的人,也沒有我不原諒的人
17. The more mistrust we feel, the less confidence we have.
多一分對他人的疑慮,就少一分對自己的信心
18. The greater our generosity is, the greater our blessings are.
心量大福報就大
19. Let go of all attachment; only then will you receive something.
捨得、捨得,能捨才能得
20. To give with joy is to help others with a happy mood.
付出勞力又歡喜,便叫做「喜捨」
21. Be mindful, not worried or perturbed.
要用心,不要操心、煩心
22. Compete only for good. Race against time; fight for every second.
爭,只能「爲善競爭」、「與時日競爭」
23. People often feel upset because they take careless remarks too seriously.
有些人常常起煩惱–因為別人一句無心的話,他卻有意的接受
24. Giving with an expectation for return brings misery.
如果有所付出就想有所回報,將會招來煩惱
25. Greed brings not only misery, but also destruction.
「貪」不但帶來痛苦,也使人墮落
26. It is more of a blessing to serve others than to be served.
能爲人服務比被人服務有福
27. To forgiving once is to be blessed once. The more generosity we show, the more blessing we enjoy.
多原諒人一次,就多造一次福﹔把量放大,福就大
28. Those who sow the seed of blessings shall harvest plentiful blessings.
自造福田,自得福緣
29. Be forgiving towards others. Be discreet in your speech.
對人要寬心,講話要細心
30. Be grateful to your parents and to all sentient beings every day. Don’t make them disappointed.
每天要感謝父母與眾生,一生所做不要辜負父母與眾生
31. Social order rests on family education .Family education rests on individual integrity.
社會型態源自於家庭教育,家庭教育源自於個人修養
32. Tranquility is beauty. Equanimity is joy.
寧靜最美,安定最樂
33. One evil thought plants an evil karmic seed: one good thought results in good karmic fruit.
一念之非即中惡因,一念之是即是善果
34. A life of ease with no goal, all play will cause one to lose courage and determination.
人之所以缺乏毅力、勇氣,是因為好逸惡勞、玩物喪志
35. Just like dripping water that can penetrate stone, patience and persistence can break through anything, no matter how great the difficulty is.
恆心毅力如能「滴水穿石」,再大的困難與阻礙都能突破
36. One must overcome difficulties, not be overcome by difficulties.
人要克服難,不要被難克服
37. True blessings flow from our ability to love, and be loved by others.
有力量去愛人或被愛的人,都是幸福的人
38. Love all sentient beings with a mother’s heart. Teach our children with Bodhisattva’s wisdom.
以媽媽心愛天下的眾生,以菩薩的智慧教育子女
39. Every achievement grows out of the seed of determination.
任何事都是從一個決心、一粒種子開始
40. Do not underestimate your ability; everyone has unlimited potential.
不要小看自己,因為人有無限的可能
41. To take life easy is not a negative attitude but a happy and positive one.
所謂看開人生,不是悲觀,而是積極樂觀;不是看破,而是看透
42. Giving will reap the greatest harvest.
付出,就是最大的收穫
43. Giving is more blessed than receiving.
能施與的人比受施的人更有福
44. The more we give, the more we accomplish.
多一份付出,就能多一份成就
45. A resolution must be expressed with action, not just words.
發心要發在腳底上,不是發在口中,只說不行
46. With good intentions come blessings, with strong vows comes strength.
有心就有福,有願就有力

Comments off

[文]勇氣的形象

勇氣的形象(錄自『心靈雞湯ш』)
我知道勇氣是什麼樣子,在六年前的一次飛行中我看到了勇氣。因而現在的我才能不掉淚的回憶當時的情形。
那個星期五早晨,我們搭乘L1011班機離開奧蘭多機場時,大家還是一群充滿歡樂的年輕人。這早班的飛機通常是載著一群精英到大西洋城做一兩天的商務旅行的。我看看周圍,可以看到許多名設計師的套裝、才子形的髮型、皮革手提箱以及許多商務旅行的裝扮。我向後躺好並看一些輕鬆讀物,而飛機則開始起飛。
突然就在一瞬間,可以非常清楚的感覺到飛機好像有些問題。飛機蹦蹦跳跳的在空中急遽的左右晃動。所有有經驗的旅客,包括我在內,都只是抱著微笑看看四周。從彼此的眼神和表情中可以知道,大家都曾經遇到類似的飛行小問題。如果你常飛行,也會常遇到這些事,你就會學會對這些情況安之若素。
但我們輕鬆的心情並沒有維持很久。過了幾分鐘,我們的班機開始劇烈搖晃,而且急速向下猛衝;飛機似乎想向上爬昇,但沒有效,完全無效。接著機長就發表了嚴重聲明:「各位乘客,我們遇到一些問題。這次,我們沒有鼻輪可以前進,而且指示燈也顯示油壓及氣壓系統故障。我們必須返回奧蘭多機場。因為油壓系統故障,所以我們並不確定降落的齒輪機組是否會被鎖住,所以機上的服務人員將會協助你們做迫降前的準備動做;另外如果你們向外看,你將會看到我們正在傾倒油料,我們希望在著陸時能儘量減少飛機上油料,請保持鎮定,謝謝你們的合作。」
換句話說,我們要準備墜機了。從來也沒有像那時那麼清楚看到數百加崙的油料從飛機的油箱快速的傾倒出來,衝過我的窗前;空中服務人員則幫助那些已經有些歇斯底里的人就迫降位置,並且儘量讓他們感到舒適。
而當我望著同行的好友時,我驚訝的發現他們的表情改變如此之鉅;許多人看來被嚇壞了,甚至平時最冷靜的人都面露恐懼,臉色一片死灰。是的,真的是灰色。我從來沒有看過那種情形,沒有一個例外。「沒有人在面對死亡時毫不畏懼。」我想,每個人都失去了鎮靜。
我開始在人群中尋找,看是否有人能夠在面對這件事時展現平靜、平和的真正勇氣或希望,沒有!
然後,就在我左邊幾排,我聽到有個堅定平和的聲音,是個女人的聲音,她用完全平常的語氣在說話,真的是聽不出一點顫抖和緊張,而是充滿慈愛平和的語氣。我想我必找出聲音的來源。
環顧四周,一片哭泣聲。到處聽到哭號和喊叫,還有許多男人緊握住扶手、咬緊牙來保持鎮靜,但他們的表情及動作卻無法掩飾心中的恐懼。
雖然我的信念使我免於歇斯底里,但是我卻法像那瞬間聽到的聲音那麼平和、溫柔、充滿信心。終於,我看到她了。
在一片混亂中,那位母親正在說話,像平時一樣對她的孩子說話。這個看來約三十歲左右的女人,沒有什麼可以特別注意的特徵,正全神貫注的凝視她那個看起來只有四歲大的小孩。這個小孩很專心的聽,感覺她媽媽所說的每句話的重要性。她的母親用雙眼凝視著她,似乎堅定得可以讓她不受到周遭的悲傷及恐懼侵犯。
我腦中瞬間浮現最近從一次墜機事件中生還的小女孩的照片。據推測,她之所以能夠生還,是因為她媽媽用自己的身體緊抱住她,使她免於受傷,而作母親的卻無法逃過死亡。該份報紙更繼續追踪報導那個生還的小女孩如何接受心理醫師觀察數週,以察看是否有生還者常見的罪惡感及無價值感的情形。大家不斷地告訴小女孩,媽媽的死並不是她的錯,而我希望這次最好不要有像報導一樣的結局。
我拉長耳朶仔細聽那位媽媽對小女孩所說的話。我極切的想聽,像是有人強迫我必須聽一樣。
終於,我期待的某種奇蹟出現了,我可以聽到這個柔軟帶有保證音調的肯定聲音。那位媽媽不斷的對小女孩說:「我好愛妳,妳知道我愛妳勝過一切嗎?」
小女孩說:「我知道,媽咪!」
「妳要記得!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是愛妳的,而且妳是個好女孩,有時發生的一些事並不是妳的錯,妳一直都是個好女孩,而我會一直陪伴著妳!」
然後這位媽媽用她的身體緊抱住小女孩,準備面對墜機。
沒有任何可以解釋的理由──在那一瞬間,班機的著陸齒輪正常運作,使得飛機安全著陸,不像原本預料的可能會造成悲劇。
那天我所聽到的聲音是從未動搖,從未有疑惑,似乎超越了心理與生理的極致。我們任何一個商場強人說話都還會微微顫抖,只有具有大勇氣,有著大無畏的愛的動力的人,才能像那位母親一樣為自己的女身犠牲。
那位媽媽讓我知道誰是真正的英雄,而且在那短短幾分鐘內,我聽到了勇氣的聲音。
凱西.霍利

Comments off

[文]瑞恩的井

03177_BG

瑞 恩 的 井
【摘自<潤漬蒼生>】
瑞恩是加拿大的一個小男孩,一九九八年,他六歲,才上小學一年級。
課堂上老師正在講非洲,那遙遠的、世界另一端的小朋友們生活困苦,食物、藥品很少,更談不上玩具,尤其是乾淨水源不足,成千上萬的孩子因為喝了汙染的水而死去。
瑞恩難以想像同他一樣的小朋友,會因水而失去生命,他很震驚。
一個神奇的數字
老師鼓勵大家幫助非洲的孩子們,比如:二元可以為他們買一打鉛筆,五元足夠一個孩子二個月的生活,七十元就可以打一口井,讓他們有水喝,就能快樂地活下去。
瑞恩認定了這個神奇的數字,七十元,一口井。
回家後,他跟媽媽要這筆錢。媽媽仔細聽完他的敘述,看到他純真的臉龐是那麼嚴肅而堅持。遙遠的非洲,遙遠的井,小小孩子大大的夢,她知道必須讓瑞恩圓夢。
但她並不打算直接給這筆錢,媽媽與瑞恩約定,他必須幫忙家事,自己賺錢。
於是,當哥哥和弟弟出去玩耍,瑞恩拿著吸塵器清理地毯,足足兩小時,賺了二元。當全家出門看電影,他留在家裡擦玻璃,又賺了二元。住在農場的爺爺雇他撿松果,鄰居請他掃除暴風雪後的樹枝,爸爸媽媽獎勵他考試進步……,他的零錢盒愈來愈重了。
瑞恩還不會算術,不知道自己已經存了多少錢,他心裡存的是一口井,每一天,他認真於這個堅持。
夢想,改變世界
四個月後,瑞恩終於賺到了七十元!
有一天,媽媽陪著他來到一個專為落後國家打井的國際組織──「水罐」,瑞恩把七十元慎重的交給了負責人。負責人從媽媽的敍述中,被瑞恩的心意深深感動,卻不得不告訴瑞恩,七十元只夠買一部打井用的水泵,打一口井至少需要二千元。
二千元六歲的瑞恩而言,當然是個天文數字,但他並不害怕,「沒問題,我會做更多的家事。」瑞恩的勇氣,讓爸爸媽媽決定支持他繼續走夢想之路。
大人其實已認清事實,如果單靠家事勞動賺錢,才上小學的瑞恩,可能要到上了大學才能存足二千元。然而,他們不願對著瑞恩聳聳肩,說一句:「瑞恩,你很辛苦,但你不可能改變什麼。」然後罷手放棄,媽媽想到了一個幫助瑞恩的方法。
她發出了上百封電子郵件給親朋好友,告訴他們瑞恩的心願。很快的,回信如雪片飛來,不但捐錢給瑞恩,而且對一個六歲孩子能為遙遠之夢如此堅持,大家無比震撼,內心受到很大的鼓舞。媽媽感覺到在這小小孩子身上,似乎在引燃一股能量,於是她鼓勵瑞恩自己走出去,在社區裡演講。
大家熱烈回應了瑞恩的心願,幫助他的捐款逐漸多起來了,媽媽替瑞恩全數存入銀行,他們為這筆錢取名「瑞恩的井」基金。
加拿大的靈魂
瑞恩實現夢想的時刻,終於到了。在渥太華一個國際援助會議裡,「水罐」組織請瑞恩把他辛苦得來的錢,親手交給了非洲烏干達代表。黑人代表幾乎無法置信,為他的國家帶來一口井的,竟是一個這麼小的孩子。
而這孩子關心的是能讓非洲小朋友喝到水,他問黑人代表:「能把我的井挖在離學校很近的地方嗎?」代表同意了。他還告訴瑞恩,人工挖一口井,二十個人要用十多天的時間,如果有鑽井機,一天就可以挖好。
瑞恩立即問:「那個機器需要多少錢?」他聽到的數字是,二萬五千元加幣。當瑞恩的新夢想又開始啟程的同時,一九九九年,烏干達乾涸的土地上,出現了第一口「瑞恩的井」,而且如他所願,就挖在一所小學裡。
加拿大各大報紙刊載了這個故事,來自全世界六十多個國家的捐款,湧向瑞恩。「瑞恩的井」變成一個心靈的湧泉,許多大人在這個井裡,省思自己過去的冷漠;許多事業有成的人,為自己沒有替人們做些事而感到慚愧;許多具有影響力的人,願意花時間幫助瑞恩。洋溢在井邊的喝彩、鼓舞、內省、付出,跨國界,越洲洋,融成一股暖流,流向瑞恩的井,流向乾涸的非洲大地。
瑞恩在落後的非洲打井,也在文明的世界打井,心靈的井。
二○○二年,瑞恩接受了加拿大總督頒發的國家榮譽勳章。二○○三年,「瑞恩的井」基金會已經為非洲八個國家建立了三十多口井。一個孩子成就如此壯舉,瑞恩被評選為「北美洲十大少年英雄」,人們稱他「加拿大的靈魂」。
水行星的困境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指出,全世界每年有一百六十萬兒童因飲用水不潔而導致死亡。缺水、不淨水導致兒童感染腸胃炎、線蟲、鞭毛蟲,其中又以學齡兒童感染情況重嚴重,而最重要原因是衛生設備不足,缺乏淨水處理。
統計顯示,世界上每天有六千名兒童死於衛生條件差導致的疾病,例如霍亂和傷寒。這相當於每天有十二架滿載的大客機墜毀造成的死亡人數。聯合國一名水資源專家說,如果每天有十二架飛機墜毀,全世界都會行動起來解決這個問題。
地球這顆被水膜包覆的藍色水行星,正遭逢著日益嚴重的水困境,來自各方發表的數據,如此怵目驚心。用水來看世界,水的危機就是世界的危機。然而從「瑞恩的井」,人們或許不會那麼感到無力。

Comments off

靜思語

Comments off

般若波羅心經之淺讀

09396_BG

惟 法 寫 於 花 蓮 慈 濟 本 會
二 零 零 零 年 一 月 四 日啟 稿
二 零 零 壹 年 六 月十五 日完 稿

《般 若 波 羅 蜜多 心 經》

香 讚

爐 香 乍 爇 ‧ 法 界 蒙 熏 ‧ 諸 佛 海 會 悉 遙 聞‧ 隨 處 結 祥 雲 ‧ 誠 意 方 殷 ‧ 諸 佛 現 全 身‧
南 無 香 雲 蓋 菩 薩 摩 訶 薩 ﹙ 三 稱 ﹚
南 無 本 師 釋 迦 牟 尼 佛 ﹙ 三 稱 ﹚

南 無 大 慈 大 悲 救 苦 救 難 觀 世 音 菩 薩 ﹙ 三 稱 ﹚

開 經 偈 ﹙ ㄐ - ˋ ﹚

無 上 甚 深 微 妙 法 百 千 萬 劫 難 遭 遇
我 今 見 聞 得 受 持 願 解 如 來 真 實 義

壹 、 自 序

一 般 講 般 若 系 統 的 經 , 例 如《心 經》、《金 剛 經》 、《六 祖 壇 經》 、《維 摩 詰 經》又 稱《 淨 名 經》是 最 究 竟 了 義 經 , 是 最 上 乘 經 , 當 然 亦 是 最 上 乘 心 法 。對 最 上 乘 心 法 而 言,都 是 宣 說 自 性 之 法 , 談 論 的 也 都 是 絕 對 法 身 之 事(空 性) 。

禪 宗 六 祖 惠 能 大 師 說 : 「 菩 提 本 無 樹 , 明 鏡 亦 非 臺 , 本 來 無 一 物 , 何 處 惹 塵 埃 」本 來 者 , 就 是 佛 性 本 來 清 淨 ,不 受 薰 染 ﹙ 不 起 妄 念 ﹚ , 沒 有 塵 埃 , 故 不 用 拂 拭 ﹙ 如 果 會 起 妄 念 , 會 惹 塵 埃 者 , 一 定 不 是 佛 性 ﹚ 。 因 此 ,六 祖 惠 能 大 師 說 : 「菩 提 自 性 , 本 來 清 淨 , 但 用 此 心 ﹙ 清 淨 的 本 心 ﹚ , 直 了﹙ 了 卻 塵 緣 ﹚ 成 佛 。 」 見 性 後 ,五 蘊 、 六 根 、 六 塵 、 六 識 、 十二 入 、 十 八 界 、 二 十 五 有 、 八 萬 四 千 起 心 動 念 塵 勞 門 ,四 聖 諦、十二 因 緣 及 腦 筋 的 見 聞 覺 知 也 都 變 成 了 佛 性 。

佛 陀 告 訴 我 們 , 世 間 的 一 切 都 是 苦 的 , 那 是 指 我 們 未 見 性 , 用 妄 心 去 分 別 、 攀 緣 、 執 取 世 間 的 一 切 而 言 。 若 我 們 見 了 性 , 就 自 然 不 會 去 攀 緣 、 執 取 , 苦 自 然 就 止 息 了 。《 法 華 經》云 : 「 佛 陀 為 一 大 事 因 緣 出 現 於 世 」 , 就 是 要 告 訴 我 們 : 一 切 眾 生 皆 有 佛 性 , 釋 迦 牟 尼 是 已 成 之 佛 , 我 們 是 未 來 之 佛 , 人 人 皆 可 成 佛 。 佛 性 、 無 明 、 見 聞 覺 知 、六 根 皆 無 始 以 來 便 有 , 無 明 打 破 之 後一 切 皆 變 為 佛 性 。 說 一 譬 喻 : 「 未 見 性 前 , 上 明 下 闇 , 佛 性 譬 如 太 陽 , 無 明 譬 如 烏 雲 , 太 陽 本 來 光 明 , 被 烏 雲 遮 蔽 , 我 們 用 功 打 破 無 明 , 就 好 像 大 風 吹 散 烏 雲 。 太 陽 譬 如 佛 性 ,宇 宙 萬 物 均 在 佛 性 中 , 烏 雲 一 散 , 太 陽 光 明 偏 滿 宇 宙 , 充 塞 十 方 。」

古 德 嘗 說 : 「 佛 說 一 切 法 , 為 度 一 切 心(因 為 心 被 污 染); 我 無 一 切 心 ﹙ 如 果 心 是 清 淨 的 ﹚, 何 用 一 切 法 ﹖ 」 故 知 佛 所 說 一 切 法 , 也 都 只 是 『 去 黏 解 縛』 之 工 具 耳 。古 代 的 人 思 想 單 純 求 法 心 切 , 因 為 大 法 難 求 ,腦 筋 裏 面 沒 有 許 多 法 執 , 故 能 在 祖 師 言 行 舉 止 的 當 下 識 取 本 心 。 而 現 代 的 人 , 處 在 知 識 爆 炸 的 時 代 , 佛 經 論 著 廣 為 流 傳 , 隨 著 知 識 之 淵 博 所 知 障 亦 增 , 見 性 之 人 反 而 愈 來 愈 少 。 學 佛 之 人 求 法 心 切 , 但 很 少 人 知 道 , 法 本 屬 幻 ,祗 為 對 治 煩 惱 而 假 立 , 若 執 法 為 實 , 則 又 生 一 縛 。所 以 真 正 的 上 乘 的 心 法 是 「 真 求 法 者 於 一 切 法 皆 應 無 求 」 ,故 而 古 代 祖 師 接 引 學 人 , 一 切 機 作 都 是 『 去 黏 解 縛』, 有 時 逼 不 得 已 , 才 說 : 「 佛 法 , 我 這 裡 有 少 許 。 」 更 不 讓 人 提 一 「 佛 」 字 , 甚 至 有 證 有 得 皆 還 屬 生 滅 的 有 為 法 , 真 正 得 法 實 無 所 得 , 只 是 見 性 而 已 。

事 實 上 , 一 切 原 本 即 存 在 的 東 西 是 不 生 不 滅 的 , 雖 然 當 心 起 了 妄 念 時 , 落 入 兩 邊 而 成 為 相 對 的 世 界 ,但 在 絕 對 的 本 體 上 , 仍 然 是 本 來 不 生 , 今 亦 不 滅 。相 對 世 界 所 顯 現 的 一 切 , 是 因 緣 聚 集 而 生 , 因 緣 分 散 而 滅 , 雖 有 非 實 。 所 以 , 一 切 原 是 沒 有 變 化 的 , 只 是 心 在 變 , 是 心 落 入 相 對 的 境 界 。 故 禪 宗 四 祖 道 信 禪 師 曾 說 : 「境 緣 無 好 醜 , 好 醜 起 於 心 , 心 若 不 強 名 , 妄 情 從 何 起 ﹖ 妄 情 既 不 起 , 真 心 (本 心)任 偏 知 , 汝 但 隨 心 自 在 , 無 復 對 治 , 即 名 常 住 法 身(本 性) , 無 有 變 異 。 」

首 先 我 們 要 瞭 解 的 , 欲 以 相 對 的 思 惟 心 ﹙ 腦 筋 - 無 始 以 來 俱 有 的 妄 想 執 著 ﹚ 去 臆 測 絕 對 的 自 性 本 體 是 不 可 能 的 ,然 而 一 旦 因 緣 時 節 成 熟 ,當下識自 本 心、見 自 本 性,悟 入 實 相 的 法 體 , 原 本 相 對 界 中 的 種 種 生 滅 緣 起 都 會 還 原 成 絕 對 體 性 所 開 展 的 智 慧 妙 用 , 故《 心 經 》 曰 : 「 色 即 是 空 , 空 即 是 色 」 , 意 思 是 說 : 「 現 象 就 是 本 體 」 無 二 無 別 。 換 句 話 說 ,也 就 是 見 性 當 下 是 一 種 全 體 轉 換 , 所 以 月 溪 法 師 講 ﹕ 「 見 性 後 , 六 根 六 塵 和 六 識 皆 變 為 佛 性 。 」 亦 即 見 性 後 六 根 不 透 過 無 明 , 而 是 由 佛 性 來 作 主 , 所 以 不 產 生 「 六 識 」 的 執 著 性 與 染 著 性 ﹙ 這 也 是 佛 與 眾 生 的 最 大 差 別 ﹚ 。

因 為 , 無 明 一 破 , 佛 性 即 全 體 顯 現 , 就 見 性 者 而 言 , 見 聞 覺 知 ﹙ 腦 筋 ﹚ 皆 是 本 性 所 發 揮 的 智 力 範 圍 。 全 體 轉 換 之 下 , 第 八 識 ﹙ 阿 賴 耶 識 ﹚ 轉 成 「 大 圓 鏡 智 」 , 代 表 圓 滿 清 淨 之 法 性 ,如 大 圓 鏡 能 照 現 一 切 的 宇 宙 萬 象 ; 第 七 識 ﹙ 末 那 識 ﹚ 轉 換 成 「 平 等 性 智 」 , 這 一 點 很 重 要 , 因 為 末 那 識 最 大 的 毛 病 就 是 會 思 量 、 分 別 、 執 著 , 而 一 旦 轉 成 平 等 性 智 以 後 , 它 就 不 再 起 分 別 , 經 云 : 「 無 分 別 義 為 菩 提 義 。 」 無 分 別 、 不 執 著 , 原 原 本 本 地 呈 現 而 沒 有 差 別 相 , 叫 做 「 平 等 性 智 」 。 但 是 平 等 性 智 不 是 用 腦 筋 可 以 去 揣 測 的 , 這 必 須 證 到 實 相 法 界 從 根 本 上 轉 回 來 才 可 以 , 而 不 是 甚 麼 都 看 成 平 等 , 都 不 去 分 別 , 這 樣 的 不 分 別 是 腦 筋 的 作 用 , 和 木 頭 沒 什 麼 差 別 , 是 不 對 的 。所 以 平 等 性 智 必 須 見 性 , 見 到 法 身 以 後 , 執 著 性 就 沒 有 了 。 第 六 識 ﹙ 意 識 ﹚ 轉 成 「 妙 觀 察 智 」 , 我 們 腦 筋 的 一 切 思 惟 作 用 都 被 個 人 主 觀 成 見 所 污 染 及 扭 曲 , 所 以 看 不 出 事 情 的 原 態 。 見 性 人 所 具 足 的 妙 觀 察 智 不 會 摻 雜 人 我 主 觀 的 成 見 , 它 是 完 全 宏 觀 沒 有 界 限 地 將 一 切 呈 現 在 眼 前 , 是 原 原 本 本 從 本 性 中 自 然 而 然 地 顯 現 , 故 叫 做 妙 觀 察 智 。
前 五 識 ﹙ 眼 、 耳 、 鼻 、 舌 、 身 ﹚轉 成 「 所 作 智 」 ,一 般 人 的 前 五 識 常 受 到 第 七 識 和 第 六 識 主 觀 成 見 的 影 響 產 生 扭 曲 , 成 所 作 智 後 沒 有 主 觀 意 識 的 影 響 , 看 到 的 是 很 真 實 的 世 界 。 轉 識 成 智 後 一 切 都 是 從 自 性 ﹙ 真 心 ﹚ 顯 現 流 露 的 ,未 見 性 者 都 是 用 腦 筋 ﹙ 妄 心 ﹚ 去 臆 測 , 這 不 是 說 的 問 題 , 是 實 證 的 問 題 。換 言 之 , 對 見 性 者 而 言 , 無 明 破 了 , 一 切 都 轉 換 成 佛 性 , 四 大﹙ 地 、 水 、 火 、 風 ﹚ 五 蘊 ﹙ 色 、 受 、 想 、 行 、 識 ﹚ 也 都 是 佛 性 ,所 以 說 四 大 非 有 、 五 蘊 皆 空 。

以 上「 轉 識 成 智 」 的 剖 析 是 就 唯 識 學 方 便 權 巧 的 說 法 。 事 實 上 ,假 如 沒 有 第 八 識 , 就 根 本 沒 有 第 七 識 、 第 六 識 、 前 五 識 , 所 以 八 識 本 身 就 是 一 體 的 。 另 一 方 面 , 當 我 們 談 論 到 佛 的 三 身 - 法 身 、 報 身 、 應 化 身 時 , 他 也 是 一 體 的 , 我 們 這 樣 地 分 類 無 非 是 為 了 解 說 的 方 便 , 所 以 說 ﹕ 「 一 體 三 身 自 性 佛 。 」 三 身 四 智 是 無 法 分 開 一 個 一 個 的 講 。 因 為 ,三 身 四 智 根 本 就 是 自 性 本 體 的 作 用 , 只 是 站 在 不 同 的 角 度 去 看 自 性 , 我 們 要 有 這 樣 的 觀 念 才 可 以 , 不 要 因 三 身 四 智 的 說 法 而 將 自 性 層 層 割 解 , 真 正 的 自 性 本 體 是 離 開 文 字 , 不 能 以 言 語 表 示 。

關 於 「 轉 識 成 智 」的 說 法 , 我 們 引 用 證 嚴 法 師 對「知」與「智」的 開 示,所 作 之 譬 喻 來 說 明 較 易 瞭 解 。

證嚴法師說:「所說的『知』,就如一間室內有許多的珍珠寶器,但是既沒電可以點燈,而門窗也都關閉,所以雖然室內充滿寶物,只能從聽聞人說,『知』道其中有寶,事實上自己從沒有見過。室內如此黑暗所以看不到,一如太陽下山,天色黑暗,儘管眼前有條康莊大道,但既無日光,也無燈光或月光,只知道好像有路,但方向完全不清楚。必定要藉助光線,才能照耀室內,才能照耀前面的道路。在『知』字之下加個『日』字才是『智』;日就是陽光,也就是教人要反光自照,才不會走錯路,才能悟出世間真理。人生之苦,就苦在「迷」,儘管聽很多道理,但知而無智,也就是只能體會無法體悟,則知道愈多,卻是一知半解,又執著所知,就會變成所知障,人生的道路就寸步難行;或是因為看不清楚,怕不小心跌入險路,所以就故步自封,不敢前進。」

是故,「知」與「智」落差很大,就像眾生與佛,一者迷,一者覺,唯有佛與佛 之 間 是 心 心 相 印 的 , 不 必 再 多 作 解 釋 。

總 而 言 之 , 這 一 部 經 是 觀 世 音 菩 薩 代 佛 說 法 。 照 說 菩 薩 所 說 的 法 應 該 稱 為 「 論 」 ,唯 有 觀 世 音 菩 薩 、 維 摩 詰 居 士 、六 祖 惠 能 大 師 所 說 的 法 可 以 稱 之 為 「 經 」 , 因 為 與 佛 說 無 別 。本 經《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的 宗 旨 只 有 兩 個 字 ,就 是 宣 說 「 般 若 」 ﹙ 佛 性 ﹚ 。觀 世 音 菩 薩 就 好 像 前 面 所 說 的 那 個 看 過 珍 珠 寶 貝﹙ 佛 性 ﹚的 人 ,《 心 經 》就 像 他 在 向 我 們 訴 說 他 是 如 何 見 到 的 , 然 後 形 容 珍 珠 寶 貝﹙ 佛 性 ﹚是 如 何 , 如 何 ﹗ 最 重 要 的 ,還 是 我 們 自 己 要 把 自 己 的 心 靈 釋 放 出 來 , 心 光 顯 現 , 才 真 正 知 道 那 是 甚 麼 ﹖

記 得 幾 年 前 , 第 一 次 接 觸 到《心 經 》時 , 以 為 沒 什 麼 了 不 起 ,全 本 經 文 只 有 260 個 字 ,而 且 每 個 字 都 認 識 ,一 定 知 道 在 說 什 麼 。 結 果 很 不 幸 的 是 , 還 是 不 知 道 觀 世 音 菩 薩 在 說 什 麼 。雖 然 後 來 看 了 許 多 註 解 的 本 子 ,仍 然 不 是 十 分 了 解 。 一 直 到 讀 完 月 溪 禪 師 的 《 大 乘 絕 對 論》 , 才 敢 說 開 始 明 白 甚 麼 是 般 若 ﹙佛 性 ﹚ ﹖ 甚 麼 是 無 明 ﹙ 腦 筋 的 作 用 ﹚ ﹖ 差 別 在 那 裡 ﹖ 這 是 修 行 的 一 個 重 要 關 鍵 , 否 則 會 多 走 許 多 冤 枉 路 。 就 因 為 如 此 , 雖 不 可 為 而 為 之 ,真 正 的 自 性 本 體 是 不 能 以 言 語 文 字 來 表 示 , 但 我 這 本 「 心 經 淺 讀 」 還 是 贅 言一 大 堆 。

貳 、本 經 之 緣 起

一 、 依 據 慈 恩 傳 上 說 明 , 是 玄 奘 法 師 到 四 川 去 , 路 上 遇 到 一 個 生 病 的 比 丘 , 滿 身 生 的 臭 瘡 , 衣 服 又 是 很 污 穢 的 , 玄 奘 法 師 就 拿 衣 服 , 同 了 吃 的 東 西 給 他 , 他 就 將 這 部《 心 經 》 口 授 玄 奘 法 師 。

二 、 釋 迦 牟 尼 佛 在 說《 心 經 》時 , 什 麼 都 不 說 , 就 坐 在 那 裡 , 進 入 神 通 三 昧 , 現 滿 日 相 、 法 身 相 時 , 舍 利 子 ﹙ 十 大 弟 子 中 智 慧 第 一 ﹚ 見 佛 陀 外 表 似 在 打 坐 , 一 切 無 為 。 舍 利 子 不 解 , 因 而 問 觀 世 音 菩 薩 ﹕ 「 世 尊 是 否 在 說 什 麼 法 ﹖ 」 觀 世 音 菩 薩 答 曰 ﹕ 「 是 啊 ﹗ 世 尊 現 在 在 說《 心 經 》。 」

觀 世 音 菩 薩 代 佛 說 法 , 與 佛 說 無 別 。觀 世 音 菩 薩 如 果 不 說 ,眾 生 不 能 瞭 解 《 心 經 》 的 本 意 , 以 為 佛 陀 在 休 息 。 因 眾 生 根 器 不 同 , 為 了 讓 聲 聞 小 乘 , 甚 至 一 般 初 學 的 人 , 能 瞭 解 佛 陀 說 法 大 意 , 於 是 觀 世 音 菩 薩 勉 為 其 難 而 說《 心 經 》 。

參 、本 經 之 版 本

《 心 經 》 翻 譯 的 本 子 , 總 共 有 七 種 :

一 、《 摩 訶 般 若 波 羅 蜜 大 明 咒 經 》 姚 秦 鳩 摩 羅 什 法 師 譯
二 、《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 唐 玄 奘 法 師 譯
三、 《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 唐 般 若 利 言 法 師 譯
四、 《 普 偏 智 藏 般 若 波 羅 蜜 多心 經 》 唐 法 月 法 師 譯
五、《 佛 說 聖 母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 宋 施 護 法 師 譯
六、《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敦 煌 石 室 本) 法 成 法 師 譯
七、《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 唐 智 慧 輪 譯

雖 然 有 七 種 譯 本 , 但 是 從 唐 朝 到 現 在 , 各 處 流 通 的 , 都 是 這 本 玄 奘 法 師 的 譯 本 。

肆 、淺 讀 之 方 式

《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 是 《 大 般 若 經 》 之 法 要 、 總 持 , 義 深 言 簡 。 全 經 文 字 共 2 6 0字 ,是 所 有 佛 經 中 最 短 者 , 但 也 是 最 難 看 得 懂 的 一 部 經 。

因 此 有 個 心 願 ,希 望 用 白 話 文 來 幫 忙 想 要 瞭 解 這 部 經 之 大 意 的 讀 者 。 後 面 敘 述 的 方 式 即 是 依 據 經 文 的 每 一 段 落 , 做 到 白 話 譯 文、 顯 理、贅 言。

伍 、讀 經 的 時 候 , 應 注 意 事 項 :

一、一 般 講 讀 經 極 易 陷 入 到 分 別 意 識 、 言 語 文 字 、表 相 表 法 、 諸 多 名 相 、 成 見 裏 去 , 反 而 忽 略 了 經 中 真 實 的 義 理 , 不 可 不 慎 重 。因 為 有 些 道 理 是 義 於 言 外 , 有 些 道 理 是 言 語 文 字 無 法 解 釋 得周 全 的 , 有 些 譬 喻 是 依 當 時 社 會 情 況 及 風 俗 民 情 , 不 一 定 符 合 現 狀 。 故 無 須 執 著 於 名相 , 否 則 必 死 於 句 下 。 因 此 , 學 佛 的 人 要 離 (不 執 著)一 切相 , 故 經 曰 : 「 離 一 切 諸 相 , 則 名 諸 佛 。 」 六 祖 惠 能 大 師 也 特 別 叮 嚀 我 們 :「諸 佛 理 論 , 若 取 文 字 ,非 佛 意 也 。 」意 思 是 說 ﹕「諸 佛 妙 理 , 非 關 文 字 」。

二、經 中, 時 而 論 「 理 」; 時 而 論 「 事 」 , 有 時 「 理 、 事 」 同 論 ,復 因 辯 事 理 而 立諸 多 「 假 名 」 , 恐 眾 生 執 著 , 「 用 完」 即 「 否 定」 。

三、每 部 經 都 有 一 位 或 數 位 當 機 者 ,這 些 當 機 者 就 是 佛 說 法 的 對 象 ,所 說 的 內 容 亦 以 當 機 者 之 提 問 範 圍 。 因 此 ,我 們 必 須 知 道 ,任 何 一 部 經 對 喜 愛 它 的 人 而 言 , 就 是 最 上 乘 的 經。

四、經 中, 會 有 「 不 可 說 」 、 「 不 可 思 議 」等 文 句 , 其 意 義 是 在 告 訴 讀 者 ,真 理 要 靠身 體 力 行 然 後 了 悟 ,用 言 語 文 字 是 很 難 解 說 。 有 時 在 解 釋 真 理 ﹙ 般 若 ﹚ 的 時 候,說 得 越 多 , 思 想 議 論 分 析 越 多 , 就 離 開 真 實 的 意 義 越 遠 。因 為 , 佛 法 的 本 質 是 離 「見、 聞 、 覺、 知」﹙離 的 意 思 是 不 執 著 於 … ‥ ﹚。 佛 法 的 性 相 就 是 這 樣 , 又 怎 麼 能 講 說 呢 ﹖ 又 怎 麼 能 思 議 呢 ﹖所 以 ,所 謂 說 法 , 實 乃 無 說 無 示 ; 聽 法 者 ,亦 無 所 聽 聞 和 所 得 。如 果 一 定 要 有 所 說 的 話 , 就 應 把 它 看 成 如 魔 術 師 對 所 變 化 出 來 的 幻人 講 說 一 樣 。

五、在 世 間 法 裏 , 我 們 由 於 習 慣 於 它 的 相 對 性 , 而 起 種 種 分 別 ,佛 法 亦 然 。所 以 , 我 們 在 讀 經 時 , 千 萬 不 要 依 著 自 己 的 習 氣 , 去 預 設 立 場 。反 過 來 , 還 要 用「 清 淨 的 心 」去 接 受 經 中 所 闡 示 的 義 理 。我 們 凡 夫 往 往 卻 由 於 自 己 的 習 氣 、 誤 解 、 貢 高 我 慢 , 反 而 造 成 謗 佛 ,而 自 己 也 沒 有 得 到 受 用 , 這 是 非 常 冤 枉 的 一 件 事 。

六、讀 經 最 重 要 的 , 就 是 要 喜 樂 信 受 , 萌 發 無 上 道 心 。 發 心 之 後 能 夠 精 進 不 退 , 經 者「路 」 也, 按 經 中 所 說 的 去 修 行 。 因 此 ,對 於 佛 法 , 能 夠 依 於 「義」 不 依 於 「語 」, 能 夠依 於 「智」 而 不 依 於 「識」 , 能 夠 依 「了 義 經」 而 不 依「 不 了 義 理」 , 能 夠 依 於「 法」 而 不 依 於 「人 」: 能 隨 順 諸 法 實 相 , 不 以 緣 起 而 執 有 , 也 不 以 緣 滅 而 執 無 ,了 知 一 切 諸 法 都 畢 竟 寂 滅 , 從 而 不 執 著 一 切 相 , 做 到 「 最 上 法 供 養 」 。

陸 、 經 題 - 《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

「般 若 」 是 大 智 慧 、 妙 智 慧 、 是 不 可 思 議 的 智 慧 、 是 一 切 世 間 的 妙 用 ,要 證 到 實 相 法 體 才 能 顯 現 。

行菩薩道的人沒有智慧,就不是菩薩,凡夫和菩薩之所以不同,就是在於智慧的有無。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所說的法,都是由智慧產生的。所以佛法是從智慧生,只有得到智慧後,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脫與自在。同時也能幫助人產生智慧,達到開悟的境界。

「 波 羅 蜜 多 」 是 一 定 可 以 到 達 彼 岸 , 或 者 說 一 定 成 功 的 意 思 。波 羅 蜜 多亦有出 離、超越、解 脫的意思,就是離開煩惱和苦,也就是超越煩惱和苦。

「 心 經 」,「 心 」 這 裏 是 指 本 心 、 自 性 本 體 、 法 身 、 實 相 般 若 、 本 來 面 目 ; 「 經 者 」 路 矣 ,知 道 了 就 去 身 體 力 行 。

「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 就 是 佛 陀 告 訴 我 們 如 何 「 明 心 見 性 」 的 方 法 ,我 們 照 著 去 做 , 一 定 可 以 破 無 明 見 本 性 的 意 思 。或者說:有智慧就能從煩惱與苦的此岸,到達沒有煩惱、永遠快樂、自由自在的彼岸。

柒 、 翻 譯 ﹝ 心 經 ﹞ 者 是 玄 奘 大 師 。

捌、《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淺 讀

﹝ 經 文 ﹞
觀 自 在 菩 薩 , 行 深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時 , 照 見 五 蘊 皆 空 , 度 一 切 苦 厄 。

﹝ 淺 讀 ﹞

一 、白 話 譯 文:

觀 自 在 ﹙ 觀 世 音 ﹚ 菩 薩 ,在 過 去 生 中 , 無 法 計 數 那 麼 長 的 時 間 以 前 , 隨 當 時 的 觀 世 音 佛 修 行 , 從 聞 思 修 入 三 摩 地 , 返 聞 聞 自 性 本 體 , 觀 照 日 久 功 深 , 道 行 圓 滿 ,打 破 無 明 遮 障 , 證 到 實 相 般 若 , 一 切 回 復 到 絕 對 體 性 後 , 五 蘊 也 轉 換 成 佛 性 , 由 體 起 用 , 得 大 自 在 、 大 解 脫 , 不 再 起 煩 惱 , 度 脫 一 切 苦 難 及 災 厄 。

二 、 顯 理 :

( 一 )、「 觀 自 在 菩 薩 」

這 一 部 經 是 觀 世 音 菩 薩 代 佛 說 法 ,所 以 開 宗 明 義 就 指 出 「 觀 世 音 菩 薩 」 ﹙依 古 制 百 姓 的 名 字 避 諱 與皇名 同 , 因 為 觀 世 音與 唐 朝 當 時 的 皇 帝 唐 太 宗 李 世 民 ,有 同 一 「 世 」 字 , 故 改 稱 「 觀 自 在 菩 薩 」 也 就 是 「 觀 世 音菩 薩 」。) 因 為 觀 世 音菩 薩 已 明 心 見 性 , 得 大 自 在 、 大 解 脫 , 亦 可 稱 之 為 「 觀 自 在 」(因 此,只 要 你 的 心 得 大 解 脫、大 自 在,你 亦 可 稱 為「 觀 自 在 」) 。 接 著 觀 世 音 菩 薩 便 簡 略 的 敘 述 他 修 行 與 證果 的 次 第 境 界 ﹙ 由 淺 入 深 , 經 歷 不 同 的 境 界 ,五 蘊 也 次 第 破 解 ﹚ 。

(二)、行 深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時

深 對 淺,般 若 有 深 淺 嗎 ? 沒有。而是根性有利鈍,方法有深淺。這 是 指 修 行 之 次 第 境 界,修 行一般 講 求 時 節 因 緣,就 像 煮 飯 一 樣,剛 開 始 加 熱 時,米 還 是 米,水 還 是水。當 溫 度 逐 漸 升 高,水 快 乾 的 時 候,生 米 便 煮 成 熟 飯。修 行 亦 同,「行 深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時」就 是 水 快 乾 飯 快 熟 的 時 候。
另 一 種 說 法,從 文 字 般 若、觀 照 般 若 下 手 是 「淺 般 若」,因 為 落 入 次 第。 若 沒 有 次 第,直 接 了 悟 實 相 般 若 空 義,識 自 本 心,見 自 本 性,就 是「深 般 若」,這 樣 說 還 是 根 性有利鈍,方法有深淺。

(三)、照見五蘊皆空

照見五蘊皆 空 即是 證入實相 本體 之 時,如 欲 瞭 解 觀 世 音 菩 薩 詳 細 修 行 與 證 果 的 情 形 , 我 們 可 以 參 考 《 楞 嚴 經》耳 根 圓 通 章 , 茲 將 原 文 引 述 如 下 :

爾 時 觀 世 音 菩 薩 , 即 從 座 起 , 頂 禮 佛 足 , 而 白 佛 言 ﹕ 「 世 尊,憶 念 我 昔 無 數 恆 河 沙 劫 ,於 時 有 佛 , 出 現 於 世 , 名 觀 世 音 , 我 於 彼 佛 , 發 菩 提 心 。 彼 佛 教 我 , 從 聞 思 修 , 入 三 摩 地 。 初 於 聞 中 , 入 流 亡 所 , 所 入 既 寂 , 動 靜 二 相 ,了 然 不 生 。 如 是 漸 增 , 聞 所 聞 盡 , 盡 聞 不 住 , 覺 所 覺 空 , 空 覺 極 圓 。 空 所 空 滅 ,生 滅 既 滅 , 寂 滅 現 前 。 忽 然 超 越 世 出 世 間 , 十 方 圓 明 , 獲 二 殊 勝 , 一 者 , 上 合 十 方 諸 佛 本 妙 覺 心 , 與 佛 如 來 , 同 一 慈 力 。 二 者 , 下 合 十 方 一 切 六 道 眾 生 , 與 諸 眾 生 , 同 一 悲 仰 。 世 尊 , 由 我 供 養 觀 音 如 來 , 蒙 彼 如 來 , 授 我 如 幻 聞 熏 聞 修 , 金 剛 三 昧 。 與 佛 如 來 , 同 慈 力 故 , 令 我 身 成 三 十 二 應 , 入 諸 國 土 。 」

白 話 譯 文:

那 時 候 觀 世 音 菩 薩 , 就 從 座 位 起 立 , 頂 禮 在 佛 陀 的 腳 下 , 而 稟 白 佛 陀 說 ﹕ 「 世 上 最 尊 貴 的 佛 陀 啊 ﹗ 回 憶 起 我 過 去 世 , 無 法 計 數 的 時 間 以 前 , 當 時 有 一 位 佛 出 現 於 世 間 , 名 號 叫 做 觀 世 音 佛 , 我 追 隨 彼 佛 修 行 , 並 且 發 了 『 上 求 佛 道 、 下 化 眾 生』 的 大 悲 心 。

彼 佛 教 我 ,從 聞 慧 ﹙從 聲 音 入 手 , 單 用 耳 根 , 返 聞 聞 自 性 ﹚ 、 思 慧 ﹙ 起 個 念 這 能 聽 聲 音 動 靜 的 是 誰 ﹖ ﹚ 、 修 慧 ﹙ 念 念 一 昧 要 找 回 本 源 自 性 ﹚證 入 圓 通 之 三 摩 地 禪 定(正定、正受) 。

這 個 方 法 最 初 是 由 聲 音 入 手 , 用 耳 根 去 返 聞 ﹙ 不 是 向 外 去 聽 , 而 是 起 念 那 個 能 聽 聲 音 動 靜 的 是 誰 ﹖ ﹚ , 在 聽 聲 音 動 靜 的 當 下 , 去 找 能 聽 聲 音 的 體 性 ﹙ 提 起 一 段 疑 情 , 參 究 能 聞 者 是 誰 ﹖ 綿 綿 密 密 ,無 有 間 斷 。 聲 動 時 , 參 聞 聲 者 是 誰 ﹖ 聲 靜 時 , 參 聞 靜 者 是 誰 ﹖ ﹚。 因 為 不 向 外 馳 求 , 專 注 於 向 內 找 回 本 源 自 性 的 緣 故 ﹙ 也 就 是 只 要 把 妄 想 、 亂 想 之 心 轉 回 來 , 返 看 我 們 的 本 來 面 目 是 什 麼? 如 此 而 已 。 ﹚ , 外 面 的 聲 音 自 然 會 消 失 得 不 知 去 向 ﹙ 並 非 聲 音 沒 有 了 ,聲 塵 仍 有 生 滅 , 而 是 將 注 意 力 轉 移 到 參 究 的 工 夫 上 面 , 也 稱 之 為 『 反 聞 離 塵 』 。

故 禪 宗 嘗 言 : 『 制 心 一 處 , 無 事 不 辦 』 。 ﹚ , 慢 慢 的 不 再 聽 到 外 面 的 聲 音 , 而 趨 于 寂 靜 ﹙然 動 塵 已 滅 , 靜 塵 方 現 , 若 聞 靜 塵 , 還 是 出 流 ,因 為 靜 境 是 色 蘊 區 域 , 所 以 不 能 住 於 靜 境 ,仍 須 向 前 參 究 能 聞 靜 者 是 誰 ﹖才 是 旋 聞 與 聲 脫 ﹚ ,甚 至 寂 靜 到 連 聲 音 的 動 相 與 靜 相 , 都 感 覺 不 出 來 ﹙此 解『 靜 結 』 , 工 夫 到 此 , 聲 塵 動 靜 二 結 俱 解 , 則 色 蘊 破 矣 ﹚。

就 這 樣 漸 漸 增 長 深 入﹙ 照 著 前 面 所 說 修 行 之 法 ,漸 次 增 進 , 加 功 用 行 , 定 力 轉 深 ﹚ , 能 聽 聞 與 所 聽 聞 都 消 失 了 ﹙ 此 解 『 根 結 』 ,塵 中 動 靜 二 結 已 解 , 根 結 斯 現 , 塵 既 不 緣 , 根 無 所 偶 , 無 有 能 受 所 受 , 則 受 蘊 破 矣, 根 塵 既 銷 , 識 無 從 生 , 則 想 蘊 亦 於 此 破 矣 。此 根 初 解 , 先 得 人 空 , 此 時 身 心 俱 無 , 內 外 虛 融 , 已 有 定 境 法 樂 。

此 中 三 結 , 亦 即 佛 示 , 六 結 生 起 次 第 中 所 云 ,勞 見 發 塵 , 今 麤 三 結 已 解 , 則 塵 不 復 發 , 見 不 復 勞 矣 ﹗ ﹚ ,連 寂 靜 境 界 的 念 頭 都 沒 有 , 進 而 能 覺與 所 覺 也 空 ﹙此 解 「 覺 結 」 能 聽 聞 與 所 聽 聞 都 消 失 了, 根 塵 雙 泯 之 境 ,六 根 不 起 作 用 , 惟 餘 一 覺 , 若 住 於 此 境 , 但 得 我 空 , 未 得 法 空 , 永 墮 無 明 深 坑 ,也 就 是 禪 宗 所 言 在 黑 山 鬼 窟 裏 做 伙 計 。

《 圓 覺 經 》 云 :『 幻 塵 滅 故 , 幻 心 亦 滅 , 幻 心 滅 故 , 幻 智 亦 滅 , 幻 智 滅 故 , 幻 滅 亦 滅 , 幻 滅 滅 故 , 非 幻 不 滅 。 』今 此 覺 結 ,即 彼 幻 智 ,亦 即 佛 示 , 六 結 生 起 次 第 ,知 見 妄 發 , 發 妄 不 息 。 今 覺 結 已 解 ,則 知 見 不 發 , 妄 不 相 續 矣 ﹗ ﹚, 空 盡 能 覺 與 所 覺 達 到 極 圓 滿 境 界 ,進 而 能 空 與 所 空 的 對 立 也 消 滅 ,真 正 連 空 的 這 個 念 頭 都 沒 有﹙ 此 解 『 空 結 』 ,由 於 有 此 空 , 空 彼 能 所 二 覺 , 則 覺 結 雖 解 , 空 亦 是 結 , 亦 當 解 除 。 如 能 空 所 空 ,二 俱 宛 在 , 空 性 未 圓 。 因 此 , 仍 須 入 流 照 性 , 加 功 用 行 , 提 起 意 根 參 究 空 何 所 依 ﹖ 究 而 極 之 , 以 達 圓 滿 空 性 。如 以 木 鑽 木 , 火 出 木 燒 , 二 俱 滅 矣 。 今 空 結 已 解 ,則 行 蘊 破 矣 ﹗ 亦 即 佛 言 , 空 性 圓 明 , 已 得 俱 空 之 境 。 ﹚

一 切 生 滅 相 對 既 已 消 滅 殆 盡 , 當 寂 靜 滅 盡 , 本 源 自 性 也 就 顯 現 在 面 前 ﹙ 此 解 『 滅 結 』 ,『 動』 滅 靜 生 , 『 靜 』 滅 根 生 ,『 根』 滅 覺 生 ,『 覺 』 滅 空 生 ,『 空 』 滅 滅 生 , 故 滅 結 亦 當 解 除 。惟 是 此 結 , 最 難 解 除 , 禪 宗 謂 之 末 後 牢 關 。 此 結 一 解 , 則 可 親 見 本 來 面 目 矣 。 故 仍 須 入 流 照 性 , 返 窮 流 根 , 滅 相 迴 脫 , 至 不 生 滅 , 方 是 到 家 時 節 。
此 滅 結 , 即 佛 所 示 , 六 結 生 起 次 第 之 第 一 結 , 由 汝 無 始 , 心 性 狂 亂 , 今 六 結 盡 解 , 五 蘊 全 破 , 狂 心 已 歇 , 歇 即 菩 提 。用 功 之 法 可 都 攝 六 根 參 究 本 來 面 目 , 或 專 攝 任 何 一 根 去 統 領 其 餘 五 根 參 究 本 來 面 目 。 ﹚

忽 然 間 超 越 於 世 間 凡 夫 與 出 世 間 聖 賢 的 一 切 對 立 境 界 , 十 方 世 界 圓 滿 光 明 ,並 且 獲 得 兩 種 殊 勝 境 界﹙此 為 全 體 所 起 之 大 用 ,六 凡 為 我 執 所 礙 ,不 能 超 越 世 間 ; 小 乘 為 法 執 所 礙 , 不 能 超 越 出 世 間 ; 菩 薩 入 三 摩 地 , 我 法 雙 空 , 俱 空 亦 復 不 生 , 得 無 生 法 忍 , 故 超 越 於 世 間 凡 夫 與 出 世 間 聖 賢。 ﹚ :

第 一 種 是 : 向 上 契 合 十 方 世 界 諸 佛 本 具 妙 用 覺 性 的 真 心 , 與 諸 佛 如 來 同 一 慈 悲 救 苦 的 力 量 ﹙ 與 佛 同 體 , 無 緣 大 慈 ﹚ 。

第 二 種 是 : 向 下 契 合 十 方 世 界 一 切 六 道 眾 生 同 一 悲 苦 仰 望 的 心 情 ﹙ 與 眾 生 同 體 , 哀 求 拔 苦 予 樂 ﹚ 。

世 上 最 尊 貴 的 佛 陀 啊 ﹗由 於 我 親 自 供 養 觀 音 如 來 , 蒙 觀 音 如 來 , 傳 授 我 耳 根 修 證 法 門 ﹙ 由 耳 根 入 流 照 性 , 照 破 五 蘊 , 解 除 六 結 , 至 不 生 滅 , 而 得 首 楞 嚴 大 定 。﹚ , 此 種 修 法 , 無 修 而 修 , 修 即 無 修 , 喻 如 幻 事 , 而 得 金 剛 三 昧 。具 備 與 諸 佛 如 來 同 一 慈 悲 救 苦 力 量 的 緣 故 , 而 得 三 十 二 應 身 ﹙現 十 法 界 身 ,圓 應 群 機 : 一 身 能 現 無 量 身 , 應 以 何 身 得 度 , 即 現 何 身 ;應 以 何 法 得 度 , 即 說 何 法 ; 能 鑒 無 量 根 機 , 一 切 眾 生 , 根 機 不 等 , 樂 欲 不 同 , 菩 薩 鑒 機 既 定 , 乃 為 現 身 說 法 , 善 巧 方 便 。 ﹚ ,深 入 十 方 世 界 諸 佛 國 土 ,平 等 度 化 眾 生 。 」

《 楞 嚴 經 》二 十 五 圓 通 章 是 敘 述 二 十 五 位 諸 大 菩 薩 及 阿 羅 漢 , 向 佛 陀 稟 白 其 最 初 成 道 方 便 ,該 二 十 五 聖 各 說 其 因 地 修 證 法 門 , 歸 納 起 來 包 括 根、塵、識 十 八 界 , 以 及 七 大 , 以 為 下 手 , 權 巧 方 便 , 皆 言 依 此 修 習 , 究 竟 俱 得 真 實 圓 通 , 各 稱 第 一 , 故 稱 之 為 二 十 五 圓 通 。

等 該 二 十 五 聖 一 一 報 告 完 畢 後 , 佛 陀 要 文 殊 師 利 菩 薩 從 中 擇 一 ,選 擇 一 個 最 適 合 娑 婆 世 界 的 眾 生 修 習 的 法 門 。 結 果 文 殊 師 利 菩 薩 選 擇 了 觀 世 音 菩 薩 的 「 耳 根 圓 通 」 法 門 , 因 為 娑 婆 世 界 的 眾 生 耳 根 最 利 之 故。

三 、 贅 言:

(一)、一個修行人首先一定要發菩提心(稱為初發心的菩薩),修行才會得力,否則容易著魔,對其身心都有損害。所以在修行的過程中,我們強調要放下自己的自私心、追求心、逃避心、以及期待心,才會真正得到修行的利益。

(二)、凡夫觀空並不等於親證空性;小乘阿羅漢證空性,但僅空「人我」,而未空「法我」;能證人法二空,一定是大乘菩薩所見的不生不滅的境界。

(三)、大乘菩薩、小乘阿羅漢、一般凡夫,各以不同的層次看五蘊:

1、大乘菩薩:以如實空 的立場看五蘊。對五蘊構成的我,不起執著,對個別的五蘊現象也不起執著,所以倒駕慈航來回娑婆,身在生死中而無生死,入世度生,而心住涅槃輕安自在。簡單說,在紅塵中普度眾生,不必逃離生死,既不貪著五蘊也不厭惡五蘊,亦不貪戀紅塵,緣起緣滅。
2、小乘阿羅漢:以分析空的立場看五蘊,由五蘊構成的我是空的,五蘊本身是法,其個別的五蘊並不空。所以雖從五蘊組合成的自我得到解脫,但是個別的五蘊法還在,我執消除而法執仍在,故非究竟。

3、一般凡夫:多數的凡夫,根本不知道五蘊組成的我是空的,即使在觀念上知道是空,事實上煩惱及執著仍在,不得解脫。

(四)、修行人在修行時,一定要先從「捨」開始(非指思想上的,而是實際去無所求的付出愛心,給需要幫助的人;繼而面對一切人我是非,能做到如如不動,不退轉初發心;體會世間無常、一切諸法幻起幻滅),當心裡一切都放下的時候,就是五蘊皆空。證得五蘊皆空後,身體仍在,由於智慧俱足,對於一切境界,不會產生那是苦厄的感受。換句話說,已有智慧的覺性,不再被一切境界所迷惑。

(五)、菩薩要斷煩惱,增長智慧,不能僅靠打坐(打坐是輔助功夫,修行是「心」而非「坐」),要努力以無所求付出愛心去廣度眾生,智慧的增長才踏實。僅靠打坐,僅以禪定力產生的智慧,在遇到複雜的人際關係時,便產生不了應對的力量。唯有以實際的磨練,面對人我是非,各種善惡不同、形形色色的眾生,所得到的智慧才踏實而因應有方,這才是菩薩的智慧。

(六)、觀世音菩薩先是以耳根聽外來的聲音;再向內聽,聽「無聲之聲」,達到六根互用、六根清淨,對境界不產生執著,所以叫做觀自在。

﹝ 經 文 ﹞
舍 利 子 ﹗ 色 不 異 空 , 空 不 異 色; 色 即 是 空 , 空 即 是 色 ; 受 、 想 、 行 、 識 , 亦 復 如 是 。
﹝ 淺 讀 ﹞
一 、白 話 譯 文:
舍 利 子 ﹗ ﹙釋 迦 牟 尼 佛 之 十 大 弟 子 中 智 慧 第 一 ﹚色 與 空 是 一 樣 的 , 空 與 色 也 沒 有 什 麼 不 同 ; 色 就 是 空 , 空 也 就 是 色 ; 受 、 想 、 行 、 識 ,也 都 是 如 此 。

二 、 顯 理 :

﹙ 一 ﹚、 就 前 段 經 文 所 述 , 觀 音 菩 薩 在 行 深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時 , 照 見 五 蘊 皆 空 , 親 證 實 相 般 若 ﹙ 佛 性 ﹚ 。本 段 經文乃 是 對 「 五 蘊 皆 空 」 作 延 伸 解 釋 ,就 本 體 來 說 , 未 見 性 時 , 五 蘊 是 腦 筋 的 作 用, 因 無 明 未 破 。 見 性 之 後 , 無 始 無 明 破 了 ,佛 性 包 容 了 五 蘊 , 五 蘊 也 變 成 佛 性 , 五 蘊 是 佛 性 的 作 用 。因 此 , 佛 性 ﹙ 空 性 ﹚ 就 是 五 蘊 , 五 蘊 就 是 佛 性 ﹙ 空 性 ﹚ 。

﹙ 二 ﹚、《 六 祖 壇 經 》 曰 : 「 蘊 之 與 界 , 凡 夫 見 二 , 智 者 了 達 , 其 性 無 二 , 無 二 之 性 , 即 是 佛 性 。 」 可 見 相 對 界 的 一 切 在 本 體 而 言 都 是 一 樣 的 , 所 以 說 : 「 色 即 是 空 , 空 即 是 色 」 與 「 現 象 就 是 本 體 」是 無 二 無 別 的 , 然 這 須 證 到 實 相 般 若 ﹙ 佛 性 ﹚才 能 了 了 知 。

﹙ 三 ﹚、見 性 後 一 切 思 惟 運 作 ﹙ 五 蘊 ﹚ 都 是 佛 性 在 作 主 , 故 五 蘊 就 是 佛 性 ; 未 見 性 者 , 佛 性 與 五 蘊 中 間 還 隔 著 無 明 ﹙ 腦 筋 ﹚ ,一 切 思 惟 運 作 ﹙ 五 蘊 ﹚ 都 是 腦 筋 ﹙ 無 明 ﹚ 在 作 主 , 故 五 蘊 不 是 佛 性 的 作 用 , 而 是 腦 筋 的 作 用 。

( 四 ﹚、當 你 進 入 絕 對 的 境 界 後 , 那 些 好 像 我 、 萬 物 、諸 法 以 及 種 種 現 象, 都 變 成 了 絕 對 ,過 去 所 認 為 不 同 的 東 西 , 也 完 全 回 復 統 一 ﹙ 性 相 如 如 , 常 住 不 遷 ﹚ , 到 此 一 切 境 界 都 是 真 實 的 顯 現 。 所 以 大 涅 槃 經 說 ﹕「 見 一 切 空 , 不 見 不 空 ,不 叫 中 道 ,以 至 見 一 切 無 我 , 不 見 有 我 , 也 不 叫 做 中 道 」 。中 道 就 是 佛 性 ,就 是 不 捨 生 死 , 不 取 涅 槃 , 亦 就 是 眾 生 「 清 淨 」 的 本 性 。

不 二 之 性 即 是 實 性 , 實 性 就 是 見 性 之 後 一 切 都 統 一 了 。 故 說 : 「 現 象 就 是 本 體 , 本 體 也 就 是 現 象 , 無 二 無 別 。 」 但 是 僅 管 說 得 天 花 亂 墜 , 仍 然 是 說 不 清 楚 , 也 不 容 易 相 信 , 要 真 正 了解 佛 性 , 唯 須 親 證 實 相 般 若 ﹙ 佛 性 ﹚才 能 了 了 知 , 亦 無 須 多 說 什 麼 , 只 能 如 是 如 是 。

就 深 一 層 分 析 , 色 與 空 皆 是 假 名 安 立 , 以 空 而 言 , 是 為 了 對 治 五 蘊 而 假 立 的 , 五 蘊 若 被 毀 掉 , 空 亦 不 存 在 。因 此 ,禪 宗 四 祖 道 信 禪 師 曾 說 : 「境 緣 無 好 醜 , 好 醜 起 於 心 , 心 若 不 強 名 , 妄 情 從 何 起 ﹖ 妄 情 既 不 起 , 真 心 任 偏 知 , 汝 但 隨 心 自 在 , 無 復 對 治 , 即 名 常 住 法 身 , 無 有 變 異 。 」

三 、 贅 言:

(一)、意識形態的「空」,不是真的空(空性),而是「有」之相對的「空」。譬如:看得見與看不見、有形與無形、有色與無色等等,這都是相對世界的變化現象,但這些所有的現象,離不開五蘊的作用,也離不開空性。五蘊本身就是空,色是物質現象,存在於空中,由於有空,色的物質現象,才能經常變化及變換它們的位置、形象、關係,所以感覺到有這麼許多東西存在。而這些東西因為會變,所以只是臨時有而終歸空,從空而有,還原為空,這個有、這個空就是「空性」的現象,本來就是如此,所以佛教稱為「真空妙有、妙有真空」、「色 即 是 空 , 空 即 是 色 」「 五蘊 即 是 空 , 空 即 是 五蘊 」。

(二)、釋 迦 牟 尼 佛 嘗 說 : 「 謂 一 切 眾 生 本 不 生 不 滅 , 由 妄 生 分 別 故 有 我 相 , 我 相 若 留 , 則 墮 生 死 海 ; 我 相 若 去 , 則 法 身 常 存 。 」 事 實 上 在 本 性 中 是 無 一 切 個 體 的 執 著 性 , 認 為 有 個 體 存 在 的 只 是 腦 筋 生 起 的 「 我 相 」, 故 有 生 死 輪 迴 。見 性 就 是 破 除 我 相 ﹙ 無 一 切 顛 倒 認 知 , 在 這 些 妄 想 平 息 的 當 下 , 全 體 轉 換 而 已 ﹚ , 而 非 再 有 一 個 能 證 者 與 所 證 之 境 。茲 舉 例 言 之 : 真 如 本 性 有 如 大 海 , 我 們 現 在 執 著 的 這 個 「 我 」 就 好 比 大 海 裏 的 一 個 個 浪 花 , 當 浪 花 自 己 覺 得 自 己 是 一 個 有 生 命 獨 立 的 浪 花 時(五蘊的執著) , 由 於 看 到 其 他 的 浪 花 瞬 間 生 滅 又 輾 轉 生 成 , 就 會 心 生 怖 畏 。 然 而 只 要 這 個 浪 花 瞭 解 自 己 真 正 的 本 來 面 目 就 是 大 海(五蘊皆空) , 便 知 「 自 己 」 ﹙ 真 我 ﹚ 遍 滿 一 切 , 不 生 不 滅 。 而 先 前 執 著 的 這 個 浪 花 就 無 所 謂 其 來 去 了 , 浪 花 起 , 大 海 不 曾 增 ; 浪 花 滅 , 大 海 不 曾 減 , 浪 花 的 生 滅 不 過 是 大 海 表 面 流 動 的 一 種 現 象 罷 了 ﹗因此,浪 花不 執 著「自我」 ,浪 花 就是大海;大 海 也 就 浪 花(現象即本體)。

(三)、實相是空(真空),因緣因果是有(妙有),否則就是虛無的頑空。開悟的人因為身體還在,心理活動也有,和普通人一樣會說話、活動,所以念頭還在,但是自我為中心的執著不存在,因緣要他動時他就動,在動時頭腦清清楚楚知道在做什麼。

因此,一樣有思想、有念頭,但沒有自我主觀的感情和自我預設立場的情緒,這就是「空」的意思。就像鏡子一般,「胡來胡現、漢來漢現」,景物動時,反映到鏡中,鏡面才有景象的活動。但是這個鏡面的景象和外在的景象一模一樣,只是沒有加入鏡子自己的主觀判斷、自我執著、感情成分。

當我們的六根接觸外境時便會產生種種反應,面對這些反應,心中清清楚楚,但仍然付出愛心去幫助別人;心中不罣礙,沒有煩惱這就是《六祖壇經》中說的「無念」、「無住」、「不執著」的意思。我們雖然沒有開悟,如果能在日常生活中,對於人我是非少一些執著,不也算是一種無憂無慮快樂的生活。

﹝ 經 文 ﹞
舍 利 子 ﹗ 是 諸 法 空 相 , 不 生 不 滅 , 不 垢 不 淨 , 不 增 不 減 。

﹝ 淺 讀 ﹞
一 、白 話 譯 文:

舍 利 子 ﹗ 就 諸 法 的 體 性 ﹙ 佛 性 本 體 ﹚ 而 言 , 是 實 相 無 相 ﹙ 空 相 ﹚ , 是 不 生 不 滅 ﹙ 本 自 無 生 , 今 亦 不 滅 ﹚ , 是 不 垢 不 淨 ﹙ 不 二 ﹚ , 是 不 增 不 減 的 ﹙ 無 對 待 ﹚ 。

二 、 顯 理 :

﹙ 一 ﹚、 因 為 , 無 明 一 破 , 佛 性 即 全 體 顯 現 , 就 見 性 者 而 言 , 見 聞 覺 知 ﹙ 腦 筋 ﹚ 皆 是 本 性 所 發 揮 的 智 力 範 圍 。 前 段 經 文 是 敘 述 見 性 後 , 五 蘊 也 變 成 佛 性 ,屬 於 佛 性 的 作 用 。 這 段 經 文 完 全 在 闡 述 , 什 麼 是 佛 性 ﹖

﹙ 二 ﹚、《 六 祖 壇 經 》 曰 : 「惠 能 言 下 大 悟 , 一 切 萬 法 不 離 自 性 ﹙ 佛 性 ﹚。 遂 啟 祖 言 : 『 何 期 自 性 本 自 清 淨 ﹙ 不 垢 不 淨 ﹚ ,何 期 自 性 本 不 生 滅 ﹙ 不 生 不 滅 ﹚ , 何 期 自 性 本 自 具 足 ﹙ 不 增 不 減﹚ , 何 期 自 性 本 無 動 搖 ﹙ 如 如 不 動 ﹚ , 何 期 自 性 能 生 萬 法 ﹙ 一 切 萬 法 不 離 自 性 ﹚。 』 」

﹙ 三 ﹚、本 性 的 體 非 言 語 所 能 及 , 要 說 是 什 麼 呢 ﹖ 可 以 說 什 麼 都 是 , 因 為 一 切 萬 法 不 離 自 性 ; 但 也 可 以 說 什 麼 都 不 是 , 因 為 你 所 知 的 這 一 切 都 是 透 過 腦 筋 ﹙ 無 明 ﹚ 所 建 立 , 這 些 都 是 雖 有 ﹙ 相 對 的 現 象 界 有 這 些 相 ﹚ 而 非 實 ﹙ 在 實 相 中 本 無 相 對 ﹚ 。 真 心 與 妄 心 一 樣 有 見 聞 覺 知 , 只 不 過 妄 心 是 透 過 腦 筋 在 作 用 , 所 以 有 分 別 執 著 與 生 死 流 轉 ﹙ 相 對 界 的 個 體 現 象 ﹚ ; 真 心 則 是 本 性 所 現 , 故 遍 含 一 切 , 不 生 不 滅 ﹙ 絕 對 界 的 全 體 本 自 不 生 , 今 亦 不 滅 ﹚ 。

﹙ 四 ﹚、 佛 性 的 體 如 如 不 動 像 虛 空 一 樣 , 任 何 東 西 成 住 壞 空 對 自 性 一 點 影 響 都 沒 有 。 如 虛 空 中 的 日 月 星 辰 毀 滅 了 , 虛 空 也 不 增 ,日 月 星 辰 生 起 了 , 虛 空 也 不 減 ,佛 性 就 如 虛 空 一 樣 。佛 性 是 絕 對 的 , 偏 滿 虛 空 , 充 塞 宇 宙 。 《華 嚴 經 》說 : 「 法 身 充 滿 於 世 界 , 普 現 一 切 眾 生 前 。 隨 緣 赴 感 靡 不 週 , 而 常 處 此 菩 提 座 。 」

﹙ 五 ﹚、《 華 嚴 經 》 云 : 「 佛 性 恆 守 本 性 , 無 有 變 易 ; 恆 守 本 性 , 始 終 不 改 。 佛 性 清 淨 , 無 染 無 礙 無 厭 , 不 受 薰 染 ﹙ 不 起 妄 念 ﹚ 。 」

﹙ 六 ﹚、 本 段 經 文 是 在 說 明 諸 法 的 實 相 就 是 無 相 , 它 有 許 多 不 同 的 名 稱 ,佛 性 、 本 性 、 自 性 、 空 性 、本 心 、 真 心 、 本 源 、本 體 、 本 來 面 目 、 實 相 般 若 、 如 來 、如 來 藏 、 真 如 … ‥ 等 等 。 如 用 現 代 語 來 稱 呼 , 我 們 可 以 稱 之 為 「 宇 宙 的 本 體 」 。 它 的 體 性 如 照 六 祖 惠 能 大 師 的 說 法 是 這 樣 :「 我 有 一 物 , 無 頭 無 尾 , 無 名 無 字 , 無 背 無 面 , 諸 人 還 識 否 ﹖無 二 之 性 即 是 實 性 , 實 性 者 , 處 凡 愚 而 不 減 , 在 聖 賢 而 不 增 , 住 煩 惱 而 不 亂 , 居 禪 定 而 不 寂 , 不 斷 不 常 , 不 來 不 去 , 不 在 中 間 及 其 內 外 , 不 生 不 滅 , 性 相 如 如 , 常 住 不 遷 。 」

宇 宙 的 本 體 ﹙ 佛 性 ﹚ 是 無 相 , 因 為 所 有 相 都 是 它 的 相 , 你 又 能 說 那 個 是 它 的 相 呢 ﹖ 我 個 人 比 較 喜 歡 月 溪 禪 師 的 解 釋 : 「 真 實 存 在 的 本 體 是 不 變 的 常 態 , 它是 『 豎 窮 三 世 , 橫 遍 十 方 』 , 沒 有 過 去 、 現 在 和 未 來 的 區 別 ,也 沒有 這 裡 和 那 裡 的 分 野 , 永 遠 不 能 被 分 析比 較 的 。 真 實 的 存 在 是 不 動 不 亂, 因 為 運 動 和 擾 亂 都 是 變 化 的 現 象 , 有 變 化 就 不 是 真 實 的 存 在 。真 實 存 在 就 是 永 遠 如 此 存 在 ,過 去 如 此 、 現 在 如 此 和 未 來 亦 如 此 , 絕 對 不 會 變 遷 , 它 惟 一 的 本 體 就 是 存 在 。 既 是 真 實 存 在, 不 能 說 是 這 個 或 是 那 個 ,不 能 說 是 這 種 性 質 或 是 那 種 性 質 , 也 不 能 說是 在 這 裡 或 是 在 那 裡 ,是 這 個 時 候 或 是 那 個 時 候 , 它 只 是 真 實 的 存 在。 這 個 真 實 的 存 在, 不 是 那 個 相 對 的 『 存 在 與 不 存 在』 的 存 在 ,而 是 絕 對 的 境 界 ,真 如 佛 性 的 境 界,亦 就 是 無 上 正 等 正 覺 。因 為 佛 性 不 能 用 任 何 事 物 來 比 較 和 譬 喻 ,故《 華 嚴 經》 說 : 『 譬 如 真 如 , 不 能 譬 喻 。 』 它 的 存 在 , 有 所 謂 : 『 天 地 未 生 , 此 物 已 在 , 天 地 毀 壞 , 此 物 不 壞 』。 」

總 而 言 之 , 但 能 悟 此 真 心 本 性 便 是 成 佛 , 迷 時 不 見 性 名 為 眾 生 , 悟 了 覺 知 本 性 名 為 佛 。見 性 是 對 實 相 法 界 的 證 入 , 如 果 只 是 悟 到 某 種 道 理 或 某 種 境 界 的 體 驗 , 不 論 大 小 深 淺 皆 是 理 悟 的 範 疇 , 這 都 還 是 頭 腦 的 思 惟 作 用 , 而 凡 屬 頭 腦 皆 是 生 滅 , 這 和 頓 見 本 性 不 生 不 滅 完 全 是 兩 回 事 。 見 性 則 是 一 件 要 嘛 見 要 嘛 不 見 的 功 夫 , 而 且 是 一 見 永 見 , 也 就 是 見 性 當 下 是 一 種 全 體 轉 換 ,自 自 然 然 了 知 宇 宙 的 真 象 , 由 文 字 上 了 解 佛 性 與 見 性 了 不 相 干 。

﹙ 七 ﹚、既 談 佛 性 , 修 行 人 就 不 能 不 去 了 解 「 無 明 」 , 因 為 無 明 是 佛 性 的 孿 生 兄 弟 , 故 經 曰 : 「 無 明 之 性 即 佛 性 」 。而 對 於 「 無 明 」 , 月 溪 禪 師 有 一 套 獨 特 的 看 法 , 他 將 無 明 分 為 「 無 始 無 明 」 及 「 一 念 無 明 」 兩 種 。 表 面 看 來 , 這 也 許 好 像 沒 有 什 麼 , 然 而 吾 人 以 為 這 在 修 行 上 卻 是 相 當 的 重 要 , 很 多 修 行 人 窮 其 一 生 都 無 法 證 果 , 問 題 就 是 出 在 他 分 不 清 甚 麼 是 無 始 無 明 , 甚 麼 是 一 念 無 明 , 而 祗 會 在 一 念 無 明 上 下 功 夫 , 這 是 捨 本 逐 末 的 做 法 。

翻 閱 歷 代 祖 師 的 著 述 , 吾 人 很 少 發 現 有 祖 師 將 「 無 明 」 這 麼 清 楚 地 宣 說 出 來 的 , 這 也 難 怪 很 多 修 行 人 的 目 標 都 祗 是 在 做 斷 妄 念 ﹙ 一 念 無 明 ﹚ 的 功 夫 。 問 題 出 在 這 一 念 無 明 根 本 斷 不 了 , 斷 了 前 念 , 後 念 馬 上 跟 著 生 起 , 斷 了 又 生 , 生 了 又 斷 , 簡 直 無 有 了 時 。

其 實 , 本 性 是 被 無 始 無 明 所 遮 障 , 而 一 念 無 明 祗 是 無 始 無 明 的 產 物 , 吾 人 若 想 親 見 本 性 , 那 麼 所 要 打 破 的 就 是 無 始 無 明 ,而 一 念 無 明 剛 好 是 用 來 作 為 打 破 無 始 無 明 的 工 具 。 在 修 行 的 階 位 上 , 吾 人 實 在 不 應 該 斷 一 念 無 明, 反 而 應 該 好 好 利 用 它 纔 對 ﹗ 其 實 , 在 見 性 的 當 下 , 無 始 無 明 就 被 打 破 了 , 而 在 沒 有 無 始 無 明 作 為 前 提 之 下 , 那 麼 一 念 無 明也 就 轉 為 本 性 的 妙 用 了 ﹗ 就 人 而 言 , 無 始 無 明 是 可 破 的 , 而 一 念 無 明 不 可 破 , 祗 在 見 性 的 當 下 轉 為 本 性 的 妙 用 。

在 修 行 之 初 ,就 可 以 很 明 白 地 看 清 方 向 而 避 免 誤 入 歧 途 , 如 果 沒 有 上 面 的 這 種 認 知 , 那 麼 想 明 心 見 性 , 無 異 緣 木 求 魚 。

古 大 德 嘗 說 : 「 起 心 是 妄 , 動 念 即 乖 」 , 因 為 大 家 都 知 道 起 心 動 念 能 起 見 聞 覺 知 的 這 顆 六 塵 緣 影 心 是 妄 心 ,因 其 相 對 不 實 。 妄 心 能 起 一 切 念 ﹙ 腦 筋 的 思 惟 所 能 想 到 的 一 切 事 物 ﹚ 通 通 稱 為 「 一 念 無 明 」, 是 腦 筋 的 作 用 。若 心 什 麼 都 不 想 ﹙ 一 念 不 起 ﹚ ,也 就 是 要 把 思 想 感 覺 完 全 消 滅 。如 果 把 思 想 感 覺 完 全 消 滅, 那 個 境 界 是 非 常 可 怕 的 , 是 沒 有 知 覺 的 , 除 了 還 有 輕 微 的 呼 吸 外 ,它 好 像 是 枯 木 頑 石 , 空 空 洞 洞 , 什 麼 都 停 止 而 不 存 在 了 。

由 實 證 的 「 無 」 的 境 界 就 是 「 無 始 無 明 」 的 境 界 , 這 種 境 界 好 像 統 一 , 所 以 很 多 人 誤 認 為 是 進 入 了 究 竟 絕 對 的 本 體 ﹙ 佛 性 ﹚ 。 但 是 這 無 始 無 明 的 境 界 , 仍 然 是 腦 筋 的 作 用 , 存 留 最 微 細 的 習 氣 種 子 , 這 些 種 子 包 括 精 神 與 物 質 , 當 隱 藏 不 露 時 , 好 像 空 無 一 物 , 但 如 果 被 刺 激 , 立 刻 就 會 發 起 一 念 無 明 。

所 以 無 始 無 明 和 一 念 無 明 是 相 對, 也 即 是 有 與 無 的 代 表 , 一 個 是 體 一 個 是 用 , 一 個 是 靜 一 個 是 動 , 從 體 起 用 即 是 一 念 無 明 , 從 用 歸 體 即 是 無 始 無 明 , 輪 流 循 環 , 有 生 有 滅 , 不 是 究 竟 絕 對 的 本 體 。 某 些 修 行 人 雖 然 想 否 定 「 一 念 無 明 」 , 但 結 果 依 然 不 能 衝 出 「 一 念 無 明 」 的 範 圍 之 外 。

妄 念 斷 盡 , 不 住 有 無 的 無 始 無 明 境 界, 照 《 楞 嚴 經》 的 說 明 也 還 是 「 幽 閑 法 塵 」。 《 楞 嚴 經 》 云 : 「 縱 滅 一 切 見 聞 覺 知 內 守 幽 閑 , 猶 為 法 塵 分 別 影 事 。 」 意 思 是 縱 然 滅 掉 見 聞 覺 知 內 守 空 空 洞 洞 、 幽 幽 閑 閑 , 什 麼 都 不 想 , 仍 是 腦 筋 的 作 用 , 這 種 禪 門 所 謂 的 「 湛 湛 黑 暗 深 坑 , 有 如 黑 山 鬼 窟 , 實 可 畏 怖 」 、 六 祖 惠 能 大 師 說 這 是 「 無 記 空 」 , 在 某 些 成 分 看 起 來 雖 有 「 佛 性 」 的 影 子 , 其 實 都 是 回 歸 到 那 「 無 始 無 明 」 的 老 家, 因 為 無 始 無 明 是 整 個 相 對 世 界 的 體 ,一 念 無 明 是 整 個 相 對 世 界 的 用 ,即 使 一 切 相 對 都 了 掉 的 同 時 , 並 不 一 定 就 是 絕 對 世 界 的 顯 現 , 許 多 修 行 人 來 到 此 處 , 以 為 得 到 了 究 竟 的 解 脫 , 這 是 非 常 錯 誤 的 認 知 。

因 此 , 要 像 觀 自 在 菩 薩 所 說 : 「 行 深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時 ,照 見 五 蘊 皆 空 」 亦 即 「 空 所 空 滅 ,生 滅 既 滅 , 寂 滅 現 前 」 。 換 言 之 , 也 就 是 無 始 無 明 破 了 , 五 蘊 才 會 空 ﹙ 身 心 完 全 了 掉 ﹚ ,佛 性 才 能 顯 現 。 反 之 , 無 始 無 明 ﹙ 一 念 無 明 的 體 ﹚不 破, 五 蘊 ﹙ 一 念 無 明 ﹚ 仍 然 繼 續 不 斷 的 生 滅 輪 迴 。

三 、 贅 言:

(一)、就如前面所舉例:真 如 本 性 有 如 大 海 , 而一切會生滅的 現 象, 就 好 比 大 海 裏 的 一 個 個 浪 花。浪 花 的 生 滅 不 過 是 大 海 表 面 流 動 的 一 種 現 象 罷 了 ﹗但是不論浪 花如何變化,都不影響大海的整體性。因 為 ,浪 花 就 是 大 海;大 海 也 就 浪 花。

(二)、復以虛空為例:佛 性 的 體 如 如 不 動 像 虛 空 一 樣 , 任 何 東 西 成 住 壞 空 對 自 性 一 點 影 響 都 沒 有 。 如 虛 空 中 的 日 月 星 辰 毀 滅 了 , 虛 空 也 不 增 ,日 月 星 辰 生 起 了 , 虛 空 也 不 減 ,佛 性 就 如 虛 空 一 樣 。

(三)、因為現象即本體,所有的現象就是本體之作用。當我們以超越時空的立場,來觀想一切現象,便會發現,雖有一切事物的生生滅滅的變化,其實是不增不減 的。「超越時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因為超越時空才能超越對立,超越增減。

﹝ 經 文 ﹞
是 故, 空 中 無 色 , 無 受 、 想 、 行 、 識 , 無 眼 、 耳 、 鼻 、 舌 、 身 、 意 , 無 色 、 聲 、 香 、 味 、 觸 、 法 , 無 眼 界 , 乃 至 無 意 識 界 。 無 無 明 , 亦 無 無 明 盡 , 乃 至 無 老 死 , 亦 無 老 死 盡 。 無 苦 、 集 、 滅 、 道 , 無 智 亦 無 得 。

﹝ 淺 讀 ﹞
一 、白 話 譯 文:

因 為 諸 法 的 體 性 ﹙ 佛 性 本 體 ﹚是 實 相 無 相 , 所 以 本 體 中 沒 有 相 對 界 所 謂 的 色 、 受 、 想 、 行 、 識 ﹙ 五 蘊 轉 成 佛 性 之 用 ﹚ ,沒 有 眼 、耳 、 鼻 、 舌 、 身 、 意 ﹙ 六 根 轉 成 佛 性 之 用 ﹚, 沒 有 色 、 聲 、 香 、 味 、 觸 、 法 ﹙ 六 塵 轉 成 佛 性 之 用 ﹚,沒 有 眼 界 , 當 然 連 意 識 界 也 沒 有 。 ﹙ 見 性 後 , 六 根 六 塵 和 六 識 皆 變 為 佛 性 之智 用 。 ﹚ 沒 有 所 謂 的 無 明 , 也 沒 有 什 麼 叫 做 無 明 盡 ﹙ 無 始 無 明 已 破 ﹚ , 甚 至 沒 有 什 麼 叫 老 死 , 也 沒 有 什 麼 叫 老 死 盡 ﹙ 因 無 始 無 明 破 了 , 五 蘊 轉 換 成 佛 性 , 自 然 脫 離 生 死 ﹚ 沒 有 苦 、 集 、 滅 、 道 ﹙ 「 四 聖 諦 法」苦 、 集 、 滅 、 道 只 是 方 便 說 ﹚。

《 六 祖 壇 經 》 云 : 「 何 期 自 性 本 自 具 足 」 沒 有 什 麼 叫 做 智 慧 , 因 佛 性 本 來 具 足 , 也 沒 有 獲 得 什 麼 , 是 自 家 的 東 西 不 可 說 「 得 」 。 ﹙ 總 而 言 之 , 就 自 性 本 體 而 言 是 絕 對 的 空 性 , 上 面 這 些 相 對 界 的 產 物 , 是 不 存 在 的 , 因 為 見 性 後 一 切 都 是 佛 性 的 作 用 。 換 言 之 , 一 切 萬 法 不 離 自 性 , 萬 法 就 是 佛 性 , 佛 性 亦 就 是 萬 法 , 無 二 無 別 。 ﹚

二 、 顯 理 :

﹙ 一 ﹚、 本 段 經 文 旨 在 加 強 說 明 絕 對 的 本 體 是 覓 一 法 了 不 可 得。 見 性 後 , 相 對 界 的 種 種 在 絕 對 的 體 性 上 ,已 全 體 轉 換 成 佛 性 的 作 用 。 就 真 如 本 性 而 言 , 用 的 當 下 就 是 它 的 體 , 體 的 當 下 就 是 它 的 用 。 六 祖 惠 能 大 師 偈 曰 : 「 即 心 名 慧 ,即 佛 乃 定 。 定 慧 等 持 , 意 中 清 淨 。 悟 此 法 門 , 由 汝 習 性 。 用 本 無 生 , 雙 修 是 正 。 」復 云 : 「 定 慧 猶 如 燈 光 。 有 燈 即 光 , 無 燈 即 闇 。 燈 是 光 之 體 , 光 是 燈 之 用 。 名 雖 有 二 , 體 本 同 一 。 此 定 慧 法 , 亦 復 如 是 。 」意 思 是 說 : 「 用 無 所 求 付 出 的 心 就 叫 做 智 慧 ,在 付 出 的 同 時 ,因 無 所 求,所 以 不 被 逆 境 所 轉 乃 能 稱 之 為 定 力 。這 樣 定 慧 同 時 運 用 ,就 沒 有 煩 惱 , 心 自 然 清 淨 。 若 能 了 悟 這 個 方 法 , 就 隨 心 自 在 。 用 的 時 候 定 慧 等 持 ,分 別 執 著 自 然 不 會 生 起 , 也 就 不 必 用 什 麼 去 對 治 煩 惱 , 這 才 是 正 確 的 修 行 方 法 。」

又 說 : 「定 慧 就 像 燈 光 一 樣 , 有 燈 才 有 光 明 , 無 燈 就 黑 暗 。 燈 是 光 的 本 體 , 光 是 燈 的 作 用 。 名 稱 雖 不 同 , 它 的 體 性 卻 只 有 一 個 。 這 種 定 慧 之 法 , 也 是 同 樣 道 理 。 」

﹙ 二 ﹚、《 涅 槃 經 》 裏 說 : 「 中 道 者 , 名 為 佛 性 。 不 得 第 一 義 諦 空 , 不 行 中 道 。 」 第 一 義 諦 空 就 是 禪 宗 說 的 「 明 心 見 性 」 。 見 性 後 , 偏 滿 虛 空 中 , 宇 宙 萬 物 皆 是 佛 性 , 中 道 的 義 就 是 偏 滿 虛 空 中 。 龍 樹 菩 薩 在 《 大 智 度 論 》 裏 說 : 「 因 緣 所 生 法 , 我 說 即 是 空 , 亦 名 為 假 名 , 亦 是 中 道 義 。 」 龍 樹 菩 薩 之 意 思 , 亦 如 《 涅 槃 經 》 裏 所 說 的 一 樣 , 祗 要 明 心 見 性 後 , 因 緣 所 生 的 、 假 名 的 、 空 的 統 統 是 佛 性 。

換 言 之 ,所 謂 「 中 道 的 第 一 義 諦 」 就 是 《 般 若 心 經》 所 說 的 「 空 中 」、 與《 涅 槃 經 》 所 講 的 「 中 道 」 一 樣 的 意 思 。 一 般 人 以 為 「 中 道 」是 「 中 庸 之 道 」 , 全 屬 錯 誤 , 那 是 見 聞 覺 知 腦 筋 的 作 用(因 為,中 庸 之 道 之「中」因「邊」有) , 不 是 佛 性 的 大 覺 ,總 要 明 心 見 性 纔 能 算 是 中 道 。祗 要 你 明 心 見 性 , 六 根 六 塵 六 識 全 都 轉 換 成 佛 性 的 作 用 , 不 再 是 腦 筋 的 作 用 。 無 始 無 明 破 了 , 由 佛 性 作 主 ,六 根 六 塵 六 識 就 是 佛 性 , 不 再 有 分 別 執 著 性 , 一 切 萬 物 現 量 顯 現 , 宇 宙 日 月 星 辰 山 河 大 地 了 了 知 , 了 了 見 。

所 謂 相 對 意 識 界 的 名 相 、萬法以致一切山河大地,皆 變 成 佛 性 , 所 以 只 能 說 「 無 」。因 為 ,一 切 都 是 佛 性 。 更 何 況 自 性 只 是 見 到 而 已 , 不 是 修 出 來 的 。 佛 性 是 人 人 本 有 , 智 慧 本 來 具 足 , 非 從 外 來 , 說 修 只 是 「如 何 見? 」,識 自 本 心 , 見 自 本 性 而 已,所 以 說 無 智 亦 無 得 。 其 實 說 「 見 」 亦 是 方 便 說 , 到 究 竟 是 「 無 修 無 證 」; 佛 法 就 本 來 自 性 上 說 , 無 佛 可 成 , 無 眾 生 可 度 , 無 生 死 可 了 , 無 涅 槃 可 證 , 但 有 言 說 都 無 實 義 。

故 《 金 剛 經 》 曰 : 「 佛 告 須 菩 提 , 於 意 云 何 ﹖ 如 來 昔 在 燃 燈 佛 所 , 於 法 有 所 得 不 ﹖ 不 也 , 世 尊 。 如 來 在 燃 燈 佛 所 , 於 法 實 無 所 得 。 」 就 因 地 言 , 心 中 有 一 法 存 在 ,就 見 不 到 如 來 。 就 果 地 言 , 見 性 後 , 一 切 都 是 佛 性 , 覓 一 法 了 不 可 得 。是 故 ,向 來 禪 宗 祖 師 皆 說 : 「 經 有 經 師 , 論 有 論 師 , 老 僧 以 本 份 事 接 人 。 」 李 翱 問 藥 山 和 尚 : 「 如 何 是 戒 、 定 、 慧 ﹖ 」 師 云 : 「 貧 道 這 裏 無 此 閑 家 俱 。 」

﹙ 三 ﹚、第 一 段 經 文 是 觀 世 音 菩 薩 告 訴 我 們 見 性 的 方 法 ; 第 二 段 是 敘 述 見 性 後 , 一 切 都 變 成 佛 性 的 作 用 , 即 《 大 涅 槃 經 》 所 說 ﹕「 見 一 切 空 , 不 見 不 空 ,不 叫 中 道 ,以 至 見 一 切 無 我 , 不 見 有 我 , 也 不 叫 做 中 道 」 。

中 道 者 即 佛 性 之 別 名 , 小 ﹙ 中 ﹚ 乘 聖 人 的 「 滅 盡 定 」即 萬 念 斷 盡 , 那 不 是 佛 性 。 這 個 境 界 只 是 禪 宗 講 的 「 無 名 窠 臼 」 、 「 黑 漆 桶 底 」 , 臨 濟 祖 師 說 的 「 湛 湛 無 明 、 黑 闇 深 坑 , 實 可 怖 畏 」, 六 祖 說 的 「 無 記 空 」 , 教 下 說 的 「 根 本 無 明 」 、 「 無 始 無 明 」 、 「 白 淨 識 」 。

如 果 一 直 住 於 這 個 境 界 , 禪 宗 將 它 稱 之 為 「在 黑 山 鬼 窟 裏 做 伙 計 」 、 「 冷 水裏 泡 石 頭 」 永 遠 成 不 了 佛 。 因 為 , 它 只 是「 空 寂 冥 漠 」﹙ 一 遍 死 寂 ﹚ , 毫 無 作 用 可 言 。 第 三 段 說 明 甚 麼 是 自 性 本 體 ; 本 段 經 文 加 強 分 析 一 切 都 是 佛 性 。

佛 法 在 本 性 上 說 , 無 佛 可 成 , 無 眾 生 可 度 , 無 生 死 可 了 , 無 涅 槃 可 證 , 但 有 言 說 都 無 實 義 。 故 釋 迦 牟 尼 佛 說 法 四 十 九 年 , 未 曾 說 著 一 字 。 是 故 古 人 云 : 「 甚 麼 是 佛 ﹖ 」 「 石 頭 瓦 塊 、 露 柱 燈 籠 、 翠 竹 黃 花 、 青 山 綠 水 , 無 一 不 是 佛 性 。 」 因 為 一 切 都 是 佛 性 的 作 用 ,你 能 說 那 個 才 是 呢 ﹖

故 說 : 「 無 」 。另 一 種 意 思 , 一 切 有 為 法 如 夢 幻 泡 影 , 如 露 亦 如 電 , 雖 有 非 實 , 故 說 : 「 無 」 。十 二 因 緣 法 、 四 聖 諦 法 是 佛 為 中 二 乘 人 所 開 的 方 便 法 , 佛 說 小 乘 法 是 為 了 要 因 機 逗 教 , 若 一 開 始 就 講 最 上 乘 法 門 , 沒 有 幾 個 人 能 真 正 體 會 。 故 開 方 便 法 門 , 小 乘 也 講 , 中 乘 也 講 , 大 乘 也 講 , 但 也 講 最 上 乘 , 一 法 不 立 。 他 這 樣 講 , 等 於 什 麼 都 不 講 , 直 接 將 本 心 呈 現 , 是 故 說 無 這 個 無 那 個 。

三 、 贅 言:

(一)眼 、耳 、 鼻 、 舌 、 身 、 意的「意根」在物質部分是因緣所生,是由父母所賦予的腦神經系統,本身是一個臨時性的東西;在精神部分是督責腦細胞來做記錄、回憶、推敲、聯想的工作。 色 、 聲 、 香 、 味 、 觸 、 法「法塵」是符號,林林總總的形象符號、語言符號、觀念符號等,使得意根產生記憶作用,使意識產生分別作用。離開了法塵,意根沒有作用,離開了意識,意根及法塵也沒有功能。所以從理論上來考察,從禪修中來觀照,意根、法塵、意識,本來沒有,將來也沒有。因此,在禪定的過程中,當「根塵雙泯」、「能所雙亡」的時候,已經可以實際體驗到「人我空」的境界,但五蘊尚未全破,還有行蘊及識蘊存在,「法我」未空,仍有一「覺」。

(二)、「無明」是無始以來眾生煩惱的根本,稱為「無始無明」。佛法不講有開始,雖然地球有開始有結束,而生存在地球上的眾生,在地球未開始之前,早已於他方世界生生死死。當地球毀滅之後,尚未得解脫的眾生,又會到其他的世界去接受生死,所以佛教是無始的宇宙生命觀。

眾生的煩惱,引發於無始無明,無明即是沒有智慧,只要無明在,即有煩惱起,即有生老病死苦;若滅無明,煩惱亦滅,就不再造生死業,不造生死業,就不受生死的苦報,不受生死果報的苦,便是自在解脫的人。 修行就是要破「無始無明」,無始無明破了智慧本自具足,也就不會被生死所困。不執著生死有,亦不執生死無。

(三)、大乘菩薩的精神,是不住生死也不離生死,不住生死是得解脫,不離生死為度眾生。不像小乘聖者是:苦已滅、集已斷、道已修、滅已證,便是「所作已辦,不受後有」,不再進入生死了。

(四)、智慧如果是有的,不論其有經驗,有觀念,有看法,有思想,凡以自我為中心,或利己者,這就是有漏智,也可以說是聰明而非智慧;離開自我為中心,或利他者,就是無漏智。對凡夫來說,未知佛法者,希望求得名利物欲的滿足;初學佛法者,希望得到功德與福報。深知佛法者,希望求得智慧、求得解脫、求得聖果。禪宗的行者,希望求得開悟,明心見性,這叫做「有智有得」,達磨祖師會說:「毫無功德」。

(五)、有了無漏智,尚須觀照,是否已經超越了煩惱與智慧的相對觀,若將眾生的煩惱與菩薩的智慧分別看待,取智慧而捨煩惱,懼生死而樂涅槃,那還未曾究竟,當觀煩惱不起,智慧亦無用處,那才是真正的自在解脫,故名為「無智亦無得」。也就是說,菩薩當不捨生死,不取涅槃,生死病苦,諸法如幻,受無所受(生死無非幻起幻滅,我是空的,世界也是空的,誰來受苦),修無所修,證無所證,亦無佛果可得(菩提自性本來清淨,當下承擔即是)。

﹝ 經 文 ﹞

以 無 所 得 故 , 菩 提 薩 埵 , 依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故 , 心 無 罣 礙 , 無 罣 礙 故 , 無 有 恐 怖 , 遠 離 顛 倒 夢 想 , 究 竟 涅 槃 。

﹝ 淺 讀 ﹞
一 、白 話 譯 文:

佛 法 若 是 有 證 有 得 皆 還 屬 生 滅 有 為 法 , 真 正 得 法 實 無 所 得 ﹙ 清 淨 的 本 心 是 個 個 具 足 , 非 從 外 得 , 如 果 不 是 原 有 的 , 修 好 了 還 會 壞 ﹚ , 只 是 見 性 而 已 。因 為 如 此﹙ 因 為 一 切 無 所 得 , 就 無 所 失 ﹚ , 菩 薩 依 照 這 個 理 念 , 心 裏 就 了 無 罣 礙 , 既 無 罣 礙 , 心 中 自 然 沒 有 恐 怖 , 遠 離 一 切 障 礙 ﹙ 顛 倒 是 所 知 障, 夢 想 是 煩 惱 障 ﹚, 解 脫 業 力 , 來 去 自 在 , 證 得 無 餘 涅 槃 , 達 到 佛 究 竟 果 位 。

二 、 顯 理 :

﹙ 一 ﹚、《 金 剛 經 》 云 : 「 我 於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 實 無 所 得 。 」 佛 法 常 常 會 提 醒 讀 經 的 人 , 因 為 人 類 的 語 言 文 字 有 其 本 身 的 缺 點 , 述 說 有 形 的 已 不 能 概 括 , 何 況 無 形 , 有 時 會 言 不 及 義 。尤 其 是 在 不 能 用 語 言 文 字 解 說 之 「般 若 」 又 必 需 說 明 時 , 是 故 常 說 : 「 但 有 言 說 , 皆 無 實 義 」 或 者 會 用 另 一 種 說 詞 如 : 「 方 便 說 、 約 、就 因 地 而 言 、 就 果 地 而 言 … 等 等 」 。 「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即 佛 的 果 位 , 得 到「 無 上 正 等 正 覺 」之 境 界 言 。 為 什 麼 又 說 , 實 無 所 得 呢 ﹖ 其 實 , 只 要 有 一 個 譬 喻 就 容 易 懂 。 譬 如:有 一 個 人 家 住 台 北 , 第 一 次 要 去 高 雄 , 去 過 高 雄 的 人 會 告 訴 他 , 你 可 以 搭 飛 機, 也 可 以 乘 火 車 , 或 者 坐 巴 士 , 願 意 的 話 自 己 開 車 … 等 等 方 法 。 結 果 他 終 於 到 達 高 雄 , 你 說 他 得 到 了 什 麼 法 ﹖ 實 無 所 得 , 他 只 是 依 照 人 家 告 訴 他 的 方 法 去 做 , 到 達 目 的 地 而 已 。所 以 說 已 經 知 道 方 法 及 目 標 , 做 就 對 了 ﹗ 不 要 浪 費 時 間 在 方 法 上 ,知 道 許 多 方 法 而 不 做 , 那 只 是 多 聞 , 卻 永 遠 到 達 不 了 目 標 。

﹙ 二 ﹚、眾 生 習 性 執 著 , 說 有 執 有 , 說 無 執 無 。 你 要 讓 他 們 去 做 ,總 得 告 訴 他 們 會 得 什 麼 好 處 , 等 他 們 肯 做 了 之 後,再 告 訴 他 們 : 「 好 處 得 到 了 , 可 以 丟 掉 了﹙ 不 要 再 執 著 ﹚ 。」 經 曰 : 「 先 以 欲 鉤 牽 , 再 令 入 佛 智 」 這 就 叫 大 開 方 便 法 門 。

﹙ 三 ﹚、述 說 再 多 的 方 法 也 只 為 了 見 性 , 而 佛 性 又 是 人 人 本 有 , 自 家 珍 寶, 只 緣 未 識 。現 在 告 訴 你 , 為 什 麼 不 能 見 性 ﹖ 就 是 因 為 你 仍 然 執 著 於 世 間 的 一 切 , 不 肯 捨 。 是 故 ,觀 世 音 菩 薩 一 直 在 用 「 無 」 , 就 是 告 訴 我 們 : 「人 生 只 有 使 用 權 , 沒 有 所 有 權 」 「 萬 般 帶 不 去 , 只 有 業 隨 身 」 。 菩 薩 明 白 這 個 道 理 之 後 ﹙ 依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 , 心 中 無 所 懼 、 無 所 得 、 無 罣 礙 ﹙ 真 正 的 清 淨 是 連 這 些 念 都 沒 有 ,叫 做 「 無 念 行 」 , 如 果 有 個 「 無 所 得」 的 念 , 還 是 束 縛 ﹚ 自 然 就 沒 有 顛 倒 夢 想 , 一 心 清 淨 , 與 本 性 相 應 , 見 性 成 佛 , 也 就 是 「眾 生 心 」 已 轉 換 成 「 佛 心 」 。

三 、 贅 言:

(一)、當心中無所得無所求時,就是自在的菩薩。菩薩是以無漏智慧從有求有得的此岸,到達無求無得的彼岸。

(二)、菩薩初地以上得無生法忍,煩惱不起,無明分斷(得一分智慧斷一分無明),仍有眾生要度的誓願,到了八地以上的菩薩,進入無功用地,不必再發誓願,自然因應隨類攝化,乃至能顯現佛身,普度眾生。永遠普度,隨緣普度,而實無眾生已度、當度、正度者,便是八地以上的大菩薩。正如《金剛經》所說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無所求、無所得,有心的功用,無心的執著,所以是「心無罣礙」。

(三)、普通人無法做到心無罣礙的程度,因為起心動念都有主觀的立場,既然預設立場,就不容易把心門敞開,尊重他人、接受他人。如果經常學習菩薩精神,以慈悲為懷,以智慧為導,就能凡事多為他人設想,善解、包容他人、協助他人,而少為自我的主見作保護,少為自我的得失作考量,則雖不能「心無罣礙」,至少也能心情愉快。

(四)、世間六道眾生,在未悟之前,的確是因果相續,有血有淚,有情有愛,當然覺得是真的,而悟後再看大千世界與六道眾生,如夢如幻如泡影,我是空的,世界也是空的。為了少煩少惱,少一些不必要的困擾,雖然尚是凡夫,也當練習遠離顛倒夢想,就是自己的心念,經常在很清楚的情況下生活,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輕易地動情緒,把主觀放下一點,自我縮小一點,把近利及私利看輕一些,給兒女的空間、彈性大些,多傾聽孩子的心聲。

(五)、凡夫愚癡認四大、五蘊為我,妻、子、財寶為我所擁有,若見色變異(有得就有失),心亦隨轉,則心生恐怖。不知諸法變異無常,即是空相,即是無我相,本來無我(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心無罣礙,不隨境轉,便不為所動,即無恐怖想(唯有勘破了生死大關的聖者,才能做到真的無有恐怖,凡夫若能經常做些觀照的功夫,觀無常、無我、觀苦、空,觀諸法幻起幻滅,臨到危難發生,總會派上用場)。

(六)、此處所謂:「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即是指菩薩已從一切法得大自在(已從一切煩惱我執穫得解脫),所以已無任何患得患失、憂懼不安的心了。

(七)、小乘經典將涅槃分為兩類:
【一】、煩惱永盡而肉體的身心尚健在,稱為有餘依涅槃;
【二】、煩惱永盡,所依的色身也已死亡,稱為無餘依涅槃。

此處所謂「究竟涅槃」,是一種「清淨光明圓滿」的心境,不像凡夫那樣迷戀世間,也不像小乘聖者那麼樣厭離世間,而是緣眾生的苦以眾生為福田,於三界作佛事。

(八)、凡夫雖未成佛,也未得究竟涅槃,既是發心學佛,就當學習體驗「清淨光明」的心境,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種種讓你煩惱的人、事、物,不論是起自內心或來自身外,均宜視作理所當然,本來如此(因緣法幻起幻滅,法爾如是),即有而空,即空而有。不要逃避,不要討厭它,接受它然後包容它、善解它,用結善緣的方式去處理它,不論其結果好壞,都得從心中把它放下(不能改變的,就隨順因緣)。如此,天下沒有什麼人、什麼事、什麼東西,能夠困擾你了。

﹝ 經 文 ﹞
三 世 諸 佛 ,依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故 ,得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故 知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是 大 神 咒 , 是 大 明 咒 , 是 無 上 咒 , 是 無 等 等 咒 , 能 除 一 切 苦 , 真 實 不 虛 , 故 說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咒 , 即 說 咒 曰 :
揭 諦 揭 諦 ,波 羅揭 諦 , 波 羅僧 揭 諦 , 菩 提 薩 婆 訶 。

﹝ 淺 讀 ﹞

一 、白 話 譯 文:

過 去 、 現 在 、 未 來 一 切 諸 佛 如 來 , 都 是 修 行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法 門, 因 而 見 性 成 佛 的 。 故 知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法 門 是 具 有 大 神 通 , 不 可 思 議 的 咒 , 是 大 放 光 明 照 見 五 蘊 皆 空 的 咒 ,是 上 乘 的 咒 , 是 最 究 竟 的 咒 。 能 除 去 一 切 苦 難 災 厄 , 確 確 實 實 、 絕 不 虛 假 。

【後 面 咒 語 不 翻 譯 】

二 、 顯 理 :

﹙ 一 ﹚、釋 迦 牟 尼 佛 傳 授 的 方 法 就 是 否 定 掉 相 對 界 的 一 切 , 還 原 到 自 性 本 體 。 所 以 說 是 捨 掉 一 切 而 不 是 得 到 什 麼 。 說 得 到「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是 指 佛 的 境 界 , 亦 稱 見 性 成 佛 。

﹙ 二 ﹚ 、「 咒 」 是 諸 佛 密 語 ,「 密 語 」 是 指 具 有 很 深 的 含 義 , 非 秘 密 之 語 言 , 「 咒 語 」 是 《 心 經 》總 括 的 理 念 。

﹙ 三 ﹚、 《 維 摩 詰 經 不 二 法 門 品 第 九 》 文 殊 菩 薩 對 維 摩 詰 居 士 說 :

「我 們 都 分 別 對 入 『不 二 法 門』 談 了 自 己 的 見 解 , 您 老 不 妨 也 談 談 自 己 對 入 不 二 法 門 的 看 法 , 如 何 ﹖ 」 維 摩 詰居 士 聽 了 文 殊 菩 薩 的 話 後 , 卻 默 不 作 聲 。

文 殊 菩 薩 讚 歎 地 說 : 「 善 哉 ﹗ 善 哉 ﹗ 直 至 放 棄 一 切 言 語 文 字 , 連 不 可 說 也 不 說 , 這 才 是 真 正 的 入 不 二 法 門 啊 ﹗ 」 最 究 竟 的 是 默 而 不 答 , 現 三 昧 相 ,《 心 經 》 還 是 方 便 說 。

其 實 佛 陀 在 那 時 進 入 神 通 三 昧 , 什 麼 都 不 說 , 就 像 維 摩 詰 居 士 默 而 不 答,但 我 們 凡夫、小乘行者卻 沒 有 那 麼 高 的 智 慧,故而觀世音菩薩還是得方 便 說。

三 、 贅 言:

久遠劫前,常放光明王如來宣說過一部經,當時無量會眾皆已成佛,世尊亦是因聞此法而成佛。這部經就是曾經東晉三藏法師陀跋陀羅翻譯,後來唐朝密宗的大德不空金剛阿闍黎又再譯,名為《 大方廣如來藏經 》〈如來藏經亦即心經〉。

「藏」,隱藏、內有之意。「如來藏」者,如來法身功德,一切眾生本具,在聖不增,在凡不減。於此經中,世尊以種種善巧譬喻,直接說明眾生本具的如來藏。

以下謹列舉經中四個譬喻說明之:

(一)、譬如岩樹蜜,無量蜂圍繞,巧方便取者,先除彼群蜂,眾生如來藏,猶如岩樹蜜,結使塵勞纏,如群蜂守護。

第一個譬喻:如來藏就好比是樹裏頭的蜜,煩惱就像是守護蜜的蜂;只要將煩惱去除,就能受用現成的如來藏。

(二)、譬一切粳糧,皮殼未除蕩,貧者猶賤之,謂為可棄物;外雖似無用,內實不毀壞,除去皮殼已,乃為王者 膳。

第二個譬喻更妙:粳糧中如果有米帶殼未落,一般人會輕賤它,就把它扔了;可是這殼中的米,和我們吃的乃至國王吃的米,一模一樣。米就好比是如來藏,米的殼就好比是煩惱,只要去除煩惱的殼,如來藏本來現成。

(三)、如金在不淨,隱沒莫能見;天眼者乃見,即以告眾人:汝等若出之,洗滌令清淨,隨意而受用,親屬悉蒙慶。

第三個譬喻是真金:真金掉在髒東西裏頭,只要把外表洗乾淨,金子還是金子。髒東西好比無量煩惱,金子就好比如來藏。

(四)、譬如大冶鑄,無量真金像,愚者自外觀,但見焦黑土;鑄師量已冷,開模令質現,眾穢既已除,相好畫然顯。

最後一個譬喻就是真金佛像:鑄金佛像時,將金子燒熔注入模中,等金冷卻後佛像即鑄成。可是從外面看,只能看到模子,必須把模子打開,才能見到真金佛像。模子就像煩惱,佛像就是如來藏。

世尊之所以演說種種譬喻,就是要眾生了知:縱於煩惱中起愚癡,因貪嗔癡而勃然大怒之時,心中如來藏依然放大光明轉大法輪;只要將煩惱的模子一去,佛性就能透顯而出。

《 圓覺經 》中有句話說:一切眾生「本來成佛」;或有古德認為翻譯得不好,應該是「本來是佛」比較恰當。不論如何,眾生「本來成佛」即佛出世的初衷。當釋迦牟尼佛因一大事因緣,示現於娑婆世界,悟道時所說:「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唯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這個妄想執著就是煩惱,只要用智慧摧破一切煩惱,如來智慧德相是現成的。

佛說《如來藏經》就是要告訴我們,眾生的「本心」是已經成佛的心,具足如來智、如來身、如來眼,與佛同等的心,又稱之為「佛性」。只要去除煩惱翳覆,如來藏本來現成。

學佛就是要「捨去」,而不是要「獲得」。今日許多學佛的人,尤其是知識份子,往往加深了所知障,不能如實領受佛法的真義;因為他以研究學問的方法來學佛,正好顛倒而行。所謂「為學日增,為道日減」,學問愈學愈多,煩惱也越來越多,一點兒也不受用。

所以禪宗常說:「云何為頓悟?頓者,頓除妄念;悟者,悟無所得。」所謂「明心見性」,從煩惱的心變成智慧的心,這叫「明心」;「見性」是見到不動的、不變的佛性。換句話說,只要放下心中的一切,就是明心見性、頓悟成佛。現在的我是清淨的我,而不是那個煩惱的我;我還是在的,只是沒有煩惱了!

祝福大家:

福慧雙修

末學 惟法 合十

參考書籍:

一、《 大佛頂首楞嚴經 》講義 圓瑛法師
二、月溪法師開示錄 月溪法師
三、大乘絕對論 月溪法師
四、禪門的理論與修證指要 法禪法師
五、聖嚴法師之心經禪解 聖嚴法師
六、證嚴法師開示 證嚴法師

Comments off